你还是愿意相信童话

回想起来,童话好像从没正儿八经地在我心里占领过一片根据地,很早之前我就不看动画片了 ,以至于常和别人聊天时被怀疑是否有过童年。

当然了,人生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嘛,所以,童年肯定还是有的。

关于童话我的第一反应除却一堆无比久违的动画片之外,就是光良那首感动死人的歌曲了。当然,这只是第一反应,紧接着还有很多后续反应。

小学生开学比我们早一周,我在家都听得到百米之外小学的嘈闹声,文艺点应该叫做“风声雨声读书声”,果然有种童年的味道。毕竟那里收藏了我六年纯真的时光,可能还夹杂着些许童话,但终究是回不去了,不必在纠结于细节了。而童话,那些关于童年的情话,却在日后数不清的夜里掀开梦帘,总在人不知觉时注入生命最初那股都不能称之为信仰的力量。

成长的时候,有段时间我特反感动画片甚至于抵触,为了摆脱所谓的幼稚,只是后来发觉,也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成熟多少。显然,我中了墨菲定律的陷阱,我越是抵触的东西,越是会不期出现。童话并不是位阳光宅男,却此刻冲我大声唱着“我决定插手你的人生”。而我,根本就无言以对了。

青春期的日子只能称之为梦幻了,对,就是梦幻!梦幻到什么程度,梦幻到就像是童话一样。花季,雨季,初恋,那年夏天……一切要素完备的就像是组成童话的一堆完美零件。青春,我们自以为长大,但还是成长在童话里。不是吗?

关于那首光良的《童话》,绝对是爱情的宣言。越是在最深的绝望里,越期盼童话般的故事;越是在最深的幸福里,越能感受到童话般的甜蜜。看吧,连爱情的伤痛与幸福,都刻着童话的名字。也是哦,要不然《爱情公寓》怎能火的一塌糊涂呢。

我们逃不离童话,因为比于童话,我们总是习惯于设限,习惯给这个纷杂的世界打包归类,习惯于贴上一个又一个标签,包括给自己,因为我们对世界的纷杂没有把握,因为我们对自己缺乏安全感。正如长城,不只是古代文明的智慧结晶,更是中原人民心灵安全的寄托。于是乎,容易被规则所限,被藩篱所束,掉进自己设计好的陷阱。

童话是童年的主题,也是人生的主题。童年为幼小的心灵注入了最初的力量,然后起航,劈风斩浪,杀向人生终点。离开童年,童话只是升华,却从未消失。人类离不开这样的童话,因为它象征着人类无比憧憬的完美生活,也只有它完美结合了真善美的精髓。而真善美,是整个人类文明永恒的信仰。

我不是不相信这世间没有丑陋与险恶,可我更相信,向往善良和光明,才能让我们不惧黑暗。这可能才是无数成年人依然会被情节无比简单的童话故事所打动的缘由吧。我曾经迫切追求成熟,抵制幼稚,但我现在更加明白,成熟而又富于感知是多么无与伦比的品质。

不要藐视那些简单细微的感动,即便觉得“很幼稚”,因为当初它们感动过曾经的你。谁都无法忽视生命最初的力量,何况还要在这个世上披荆斩棘,追求照亮一生的,童话般的信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