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黑暗如斯,接受便好

一个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准新娘,满心欢喜准备着结婚,最好的闺蜜却跑过来告诉她:我有了孩子,是你未婚夫的。
晴天霹雳一般,顿时从天堂到地狱。
这简直是最蹩脚的三流电视剧的剧情。演出来可信度都不高,观众也不买账:切,又是二女争夫的俗套,编剧导演你有点创意能死啊?
以前她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对闺蜜时时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毫无防备,连出去旅游都带着她,有一点新鲜玩意都要和她分享——报应来得如此之快,闺蜜现在要分享她的男人了。
如果只是男人劈腿并不能令她这么难过,问题是劈谁都行就是不能劈给她啊,那无异于往她心尖上插刀子,两个最亲的人同时背叛她,她全部的世界都破碎了。
她无法接受,更无法理解,在未婚夫长达一年多的偷情生涯中,他和闺蜜在自己面前是怎么做到的不露丝毫痕迹的。这得什么样的心理素质才能办到?他向她求婚的那些温馨情节还是闺蜜一手操办,闺蜜经常向她炫耀自己那所谓的“国外的男朋友”给买的各路奢侈品,后来证明也都是未婚夫掏的腰包。多好的演技,多无情的戏弄。她不禁疯狂地想:你们当着我的面若无其事的交谈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你们背着我一起滚床单的时候有没有笑话我是个傻子,居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一切都折磨着撕扯着她的心。双重的背叛令她失去了再去信任爱情的力量。不,不仅是爱情,从此她将对人与人之间的一切温情、信赖、友谊杯弓蛇影,她对人性失去了信念。
以上是我在论坛上看来的现在进行时的故事。这个故事该如何收尾,会有很多种可能,生活就是这样,在尚未尘埃落定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发生。但我相信有这样一个困惑和疑问将持续在她心中萦绕:人怎么可以这样蓄意的去伤害另外一个人,尤其这个人还是你爱的人?
解释不了这个问题,她就很难迈步向前走。

在我接手的有关背叛的心理咨询案例中,这样的情况极为常见。就像肉眼可见的伤很容易治愈,但这道疤阴天下雨总会疼,心理的阴影时时笼罩。
很巧合,看完这个故事之后,儿子也问了我一个问题:人怎么可以坏到这个程度?
他刚刚看完《笑傲江湖》,岳不群这个伪君子的城府和狡诈令他不寒而栗,也令他困惑。
是啊,人怎么可以坏到这个程度?亲生的母亲也能把幼小的孩子打死,禽兽不如的父亲能对自己的女儿伸出魔爪,你走到街上和对方素昧平生,他就可以对你痛下杀手。文革中,为何人能变成魔鬼,打死每天和自己朝夕相伴的同学、老师?更别说那些杀人越货强奸抢劫的更大罪恶了。人的坏源远流长,历史悠久,数不胜数。
要怎么看这个问题?我对他说:人有小恶,也有小善,人有大恶也有大善,这都是人性的标签,无法回避。你看到的恶有多少,善就有多少,甚至在恶的间隙,也会有偶尔的善在闪光。即使短暂的恶会占据上风,那也不能阻止善的最终胜利。这是被无数次验证过的规律,也是人性发展的必然。
他又问:为什么他一定要做那些坏事呢,伤害自己的亲人?我说:你觉得这些事情不应该做,那是因为你和他完全不是生活在一个体系中,你善良、有道德、有原则,这些东西他完全都没有,他遵循着自己的生活原则。他用自己的方式去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些坏和伤害,只是他谋生的成本。他核算过,觉得值,不亏。
有的人为何会背叛心爱的人,岳不群为何做一个旷古少有的伪君子——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不是那样的人,你懂不了那样的恶。你也不需要懂——对于人性之黑暗,无需理解,只要接受。
接受这样的事实,那就不必会不停的去想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待我?为什么要伤害我?为什么偏偏我这么倒霉?一切为什么在已经发生的事实面前都是无解的永恒,只能自己难为自己,不得超脱。
接受,是解脱的开始。而所谓解脱,有人说:就是进得去,出得来;拿得起;放得下。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职业要求他每天都和那些罪案打交道,他见过太多令人发指的罪恶,见过人和人之间的互相欺骗,更见过亲人们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互相伤害,还见过有人为了躲避惩罚而拼命扯谎。他穿梭在人性的恶意之间,但他依然能每天回家过着自己安静的小日子,没有被自己所见的这些东西改变。他不会因为老婆晚一点回家他就怀疑老婆出轨,虽然他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他也不会因为女儿独自出门就惊恐不安,虽然他经受过太多凶杀的罪案。
他把别人的世界关在门外,在自己的世界中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
那是强大心灵的本领之一:即使看着最坏的生活,也对美好有最好的想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