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凡有一道疤痕,因为左耳

凡凡本就不被希望来到这个世界,她的爸爸妈妈也只不过比她大17岁。当然,妈妈不能带着她,因为她是一个“意外”。而对她来说更不幸的是,她只有一只耳朵,在左边,与心同向。
凡凡被寄养在别人家里,除了应有的物质之外再没有更多的暖。她从小就亲眼看着那个家里的男孩被宠爱着,她也渴望被抚摸被拥抱,可她只能摆弄着她的一套彩色积木,这是她唯一的玩具。
从小,凡凡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她只有左耳,也用左耳听着别人的议论和指指点点。她觉得别人都把她看做怪物,于是全部都是伤口,而这道疤痕永远都存在。凡凡尽量不去听不去想可还是难免晚上会看着星星掉泪。她苦恼为什么自己没有右耳,而后来她也慢慢习惯了,这是她改变不了的。
这一年,凡凡七岁了。她和哥哥一起上下学。学校离家并不远,十几分钟便走到了。凡凡与哥哥一起时总是刻意走在他的右边,她想更认真更清楚地听他讲话。凡凡的话不多,并不像哥哥那样活泼。而她孤僻的性格一方面也培养了哥哥的好口才。
哥哥带凡凡去离家不远的拆迁的街道玩,却不小心踩到摇晃的砖块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凡凡的脸在那一瞬变得惊恐,她忙去扶他。他满嘴是血呜哩哇啦地哭着,凡凡拉着他就跑,他含糊不清地喊:干嘛啊好疼!凡凡还是执拗地拉着他:跑得快就不疼了。回家后哥哥的妈妈心疼的看着他,给他处理伤口。她狠狠瞪着凡凡。凡凡的手在背后绞着,她低着头,看着脚下有点发胀的木地板,一句话也不说。不出一分钟,伴着吸鼻子的声音,她的泪掉在地板上,吧嗒,吧嗒。
小孩子都口无遮拦,看到凡凡的缺陷都说她是因为偷听别人讲话所以被割掉了耳朵。他们一起孤立她。凡凡急得脸涨得通红,浑身颤抖,她想要反驳却又清楚地知道无济于事。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哥哥怕被牵连也开始疏远她。她看到他躲避的眼神她怔住了。她这次没有哭,而是飞快地跑,飞快地跑。她相信风能带走所有。她皱着眉头,咬着唇,拿石头很用力地在墙上一笔一划地刻了一个“叛”字。
经过几年的历练,凡凡已经不在乎她有没有右耳。她想: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反正我没有耳朵,听不到。
可是疤痕还在。
凡凡在中学时想要改变,她不想被忽视,她想要足够的正面的关心、关注。她强迫自己克服心理障碍在人前表现自己。她攥着拳,舔了舔嘴唇,看着下面很多的同学小声议论着,她怕。但她终是开口了,第一声便是颤抖的,她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她知道腿在抖,可是控制不住。她的拳越攥越紧,手黏黏的,她还是坚持唱完了那首歌。她的性格自此之后总算是开朗些了。
终于等到了那年,凡凡成年了。她很喜欢骑车,她参加了环城自行车一日游。而旅程中有一个男孩送给了她一个盒子,她小心地打开它,里面都是用自己的照片做成的明信片,是偷拍的。她惊了一下,抬头仔细地微笑着看着他,才发现他是初中同学魏一。他看着她的眼睛:三年了,我很想你。
凡凡想起初中时他们坐同桌。物理课时魏一用胳膊肘捅了捅凡凡,她面无表情转头看了他一眼,他在桌子下面给了她一个棒棒糖,她愣了一下笑着接了过去。“魏一。”老师突然叫了他,他猛地抬头发现老师正斜睨着他,他识趣地低头看书。趁老师转身写板书时他朝凡凡尴尬地笑了笑。凡凡装作认真听课,假装在记笔记,她在书上写了一句“谢谢”,推过去让魏一看,魏一的脸微微发红,淡淡地笑了笑。
魏一轻轻抱住了凡凡,连同她手中的盒子。凡凡觉得,她需要爱,她需要拥抱。她想改变了。
他们平静地走过了整整两年。有过吵架,有过拥吻。凡凡越来越依赖他,舍不得惹他生气。
凡凡很喜欢她的酒窝,总要戳一戳亲一亲,而魏一就捏着她的鼻子不松手。凡凡很喜欢他在她唯一的耳边轻咬她的耳垂,轻柔地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凡凡需要拥抱,很多很多的拥抱。
魏一每天都会送给凡凡一杯热蜂蜜水,说是对身体好。
温度刚好的早上凡凡和他一起去骑双人车,她搂着他在后面说着很多的话。她开心地看着天空:“今天是第436天,一年多了呢。真快啊。”
“嗯,当时咱们也是一起骑车。”魏一点点头。
“我以前是不是挺呆的啊。”凡凡戳着他的后背。
“你还知道你呆啊,你特别不爱说话,不过我喜欢。”魏一蹬的快了些。
凡凡笑出了声,捏了捏他的脸。
凡凡转了转眼睛,偷笑着恶作剧地戳了一下魏一的腰,魏一怕痒,很大幅度地扭了几下,车子一下子倒了。魏一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摔在了地上,他急忙去看凡凡,她的眼皮擦破了。她手撑在地上坐了起来,皱着眉头说疼。魏一心疼的亲吻了凡凡的眼角。
而从第三年开始,魏一渐渐不冷不热,偶尔才关心凡凡,更多的是对凡凡发脾气。凡凡看着他发怒的脸和越来越短的信息,很难过,她经常晚上坐在楼后的草坪上哭,她的脸皱成了一团。凡凡还是想去关心魏一,她想拥住他,就像当时他给她温暖一样。
第900天。凡凡发现了魏一身边另一个女孩的存在。她听见心被灼烧的声音。她忍着不说,她还是想跟他走的更远一些,多一秒也是好的。
第915天,凡凡正在网上给他买衬衫时他发短信说:我要离开你了凡凡。她立刻红了眼圈,她用手抹了抹眼睛,还是没挡住眼泪的奔涌,她回了句:好。
凡凡第三次被丢弃。
她知道她想留的从来都留不住。她仅有的温暖被生生撕裂,再次被冰冻直到没有一丝体温。
她回到了原点。
这年的秋天还是很闷热,连风都是热的。凡凡准备搬去南方。她低头看着路面走向车站,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眼眸,她抿着嘴,长长地舒了口气。
凡凡走得很快,上了车。她昂着头,轻蔑地看着窗外。
她丢弃了这座城。这样的暖,不要也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