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一个我

钦哥说,如果能够批量复制我就好了,那样大家都能知道做什么,怎么做了。

当然,钦哥没能复制钦哥,即便是复制了,也无法粘贴。

复制钦哥有难度,那么复制我呢?应该容易多了。

我在做一个有明确标签的媒体之前,需要批量的复制我自己。

但我是复制不了的,能复制的只有我走过的路。

所以我必须把我走过的路给梳理出来,而并非告诉大家:随便走,无所谓。

我花了半年的时间明白一个道理,一个初创团队只能有一个方向,一个特征,一个标签。

或者说,这半年我不务正业,想要跳级干点别的事去了。

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而现在也差不多快到时候了。

其实也不一定是现在,如果我牛逼一些,那么这个账可以还可以继续推迟,一轮融资继续融,一轮扩张后继续扩。

只有当自己我不想玩之后,才停止。

什么时候不想玩呢?我觉得自己实在想不清楚怎么玩的时候。

所以,只要我想玩或者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想清楚怎么玩,我得就会继续玩。

我从来都不相信,资本是阻碍我们往前走的最大阻碍因素。至于我说融不到钱,也许只是自己没想清楚的一个借口。

总归,在我厌倦之前,我需要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想做什么,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如果我的战友们能够保证我指哪打哪,那我TM压根不担心这事。

问题就在于现在,在方向这件事上,我只是一个人。

之前蔡文胜说梁宁创业团队不行的时候,梁宁是拒绝的。虽然后来她没承认,但却把这 作为了自己入妄的例子。

我也一样。

曾经我幻想的是,自己的小伙伴能够各有所长,独当一面。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做产品可以如此划分,但对于一个需要持续运营的项目来说,几无可能。

经历了半年多的时间之后,我终于开始明白团队是需要植入基因的。

需要我自己主刀。

现在,我们开始了,唯一需要的就是时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