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往事握手言和,对未来温柔以待

2010年,我在县里的一群二流中学就读。豆子坐在我左边,中间隔着半米的过道,我把头探过去,听豆子讲惊悚刺激的故事。

豆子眉飞色舞的双手比划,说,从前有一对父子,饿了好几天,到附近的小吃摊买田螺吃,两个人一张桌子,胡吃海喝。吃到一半,儿子脸色发青,青筋暴起,依旧扒拉着饭碗不松手,父亲急了,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头上,骂道,龟孙子,吃慢点。

豆子讲到一半顿了顿,轻轻的吹散落在眼际的发丝,说,你猜后面发生什么事了?

我嬉皮笑脸的回答,儿子一巴掌拍在他爸头上,麻痹的,吃的比我还快。

豆子神秘的凑到我耳边,说,他爸一巴掌后,儿子的头血淋淋的掉了。

我大跳,妈了个蛋,这也太突然了,不行,你得给我解释解释。

豆子说,因为他们吃的田螺里,寄生了很多的吸血虫啊,高温杀不死他们,儿子的脖子就这样被吞噬撕咬,最后咔嚓,圆滚滚,肉嘟嘟,红色的头颅到处滚,哈哈哈哈…

我吓傻了,从此再没在小吃摊买过田螺吃。

豆子留着个乌黑浓密的长发,整个人高高瘦瘦,浑身散发着痞气,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混混。

他是从外班转过来的,留着长长的非主流发型,衣服穿孔打洞,站在人群里很是抢眼。

豆子刚被分到我的左边位置时,经常翘课去打游戏,晚自习的时候,头发淹没额头,一笔一划的用力写情书。

我就很苦逼,一道兔子和老母鸡一共几只腿的问题,都列了十几个方程式。关键是晚自习的时候,看到这样的题目,感觉像看食谱,把题目看成了蘑菇炖母鸡,红烧兔肉,肚子饿的咕咕作响,豆子转头冲我撇嘴,继续悠闲的写情书。

放学的时候,总是有一群小混混在门口等着豆子,几个人站在一起,大声疾呼,不羁浪笑。班里的女生议论纷纷,男生纷纷投过去稀奇的眼神。

青春里最大的信仰就是耍帅和不羁,豆子两样都有,所以我总对他这样的生活充满钦佩和憧憬。

久而久之,相互熟悉后,我和豆子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他看中友情,不在乎成绩,自由洒脱,不羁放荡,有漂亮的女友,可以呼朋唤友。

他是夏天六月的风,飘忽不定,是整个热血青春的标签和存在。

我想成为他这样的人,每个男孩都想成为他那样的人。风吹过来,飘逸清爽,没有太多的累赘和负担,随处一个地方都可以安营扎寨。笑就笑的大声,青春的路上,仿佛再也感觉不到疼。

我们想成为他这样的人,至少在那个阶段,我们都这样幻想。

一天下课,我正在和旁边的女孩眉目传情,突然屁股下一阵抽空,我跌跌撞撞的站直身子,咧着嘴直喊娘。豆子抓起板凳就冲了出去,和对面一个面目狰狞的胖子撕扯在一起。

事情来的太突然,众人惊在一旁,女生去办公室打小报告。

没几天后,两人开除学籍,马上滚蛋走人。

豆子临走前,给几个好朋友各送了一张明信片,其中有我一张。

他清秀的笔迹用力刻画,愿我们的关系一直铁下去。我紧紧的握住画满了笑脸的卡片,胸口一阵发闷。

豆子临走时,一下课,我就跑到五楼的楼道口,趴在栏杆上扫视整个校园。我看到了豆子的身影,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身体有些压弯。一个人落寞的穿过整个校园。周围有学生前来围观,嘻嘻哈哈的对着耳朵议论。

我刚想张口去喊他的名字,声音就卡在了咽喉,像一根鱼刺一样扎进了嗓子,喊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我那时候想,豆子至少还是潇洒的离去的,在我心里算个英雄。现在我不这么想,我再想起那个背影时,感觉那人好像一条狗,让人看着心酸。

豆子只是一阵清风,你追逐着他的脚步,还是没能和他并肩而行,你成为了你自己,对方也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人。

2013年,我去县里的一条街道溜达, 在一所店面豪华的特色餐馆偶遇到豆子。

他身着黑色的燕尾服当起了服务员,像一阵风一样,一会儿跑到东面去迎接客人,一会儿又跑回来去给客人端盘,举手投足间,有刻意为之的成熟和冷静。

我看到豆子鼻尖布满了又细又密的汗水,他开始刻意的讨好来往的每一个客人,对每一个顾客说你好,微笑挂在脸上重复机械的动作。

我和豆子匆匆地聊了几句,我问他,过的还好吗?

豆子瞅着脚尖,说,挺好。

我说,你成熟了。挺好。

然后我们两个相视而笑,闭口不提当年的回忆。

今年夏天,豆子让我去他开的汉堡包店去玩。我过去的时候,他身边多了一位温婉大方的女孩,女孩手里握着一只奶瓶,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宝宝。

豆子就在旁边咿咿呀呀地逗宝宝玩,脸上一脸的温柔,像个大男孩。

我发现豆子的发型不再是非主流了,衣服干净利索,整个人给人的印象是成熟稳定。

我喝了杯冰红茶,豆子说,你还记得当年和我干架的那胖逼吗,他个龟孙子,前不久也结婚了,我去喝了他喜酒。

我说,记得啊,你们两个龟孙子,我女朋友还没有,你们孩子都快打酱油了。

豆子嘿嘿哈哈的笑,然后两人一起去喝酒。

豆子说,当年在一起的朋友,有的改头换面,重新做人,有人开始变的苦逼不堪,为生活日夜奔波,有的一句再见也没说,就再也没有见面。

前两年,我还对过去的不光彩事迹和恨的人耿耿于怀,但你越成长,越会明白,过去的一切,破烂的,光彩的,迷失的,幸福的,完整的,零碎的,都是你人生的一部分,就像一枚硬币放在阳光下,有明亮的部分,也有阴暗的一面,但这光和影的交叠,才足以构成一个完整的圆弧。

所以,过去的,就不斤斤计较,失去的,也不耿耿于怀。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和老婆打理好小店,看着宝宝一步步长大成人,过一份安定平淡的生活。当然,未来的挑战也有很多,但我会拼尽全力的去解决和克服。

我听的说不上一句话,一杯接一杯的喝,心情很高兴,最后两个人终于灌醉。

青春的年岁里,荷尔蒙在夜深的时候,对身体的每个角落进行熨烫加热。情绪在岁月的波澜中翻滚沸腾,热血贯穿每个日夜的始终。

叛逆和不羁滋生在满目疮痍的心灵,你刮掉擦拭一次,它又从皮肤的深处蔓延开来。每次刮去和擦拭,你都感觉到撕裂的疼,因为那已经和你连为一体。

而所有的伤口,时间会为你抚平。抚平到你可以去双手触碰,抚平到你可以对自己伤疤不自卑,不心酸,甚至可以微笑着去看。

你是夏天六月的风,你可能在年轻力壮的时候,卷起一股龙卷风,但跨过太多的山丘,吹过所有的河流,你最后停留驻足的地方,一定是一个风景和丽,湖水涟漪的地方。

你卷起水中的小小波浪,向每一朵鲜花低头致敬,向每一位行人送去祝福,你陪着你爱着的一切,一起虚度安静祥和的美好时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