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否测,不可害人,不可不防人啊!

有个人从惶惶不安到安若泰山;
从老实巴交到处事圆滑、游刃有余;
从一个好人,变成一个恶人。
从经常被外界搅得心神不宁到无视外界的干扰,能平静如水;
从不敢言语到掷地有声;
从处处为他人着想到先为自己考虑;
从懵懂少年到成熟稳重,
从斤斤计较到宰相肚里能撑船;
吃尽苦头,我相信定会苦尽甘来!
因为从小缺少关爱,受到别人滴水之恩,特容易感激!
以前我把经常聚会的朋友当朋友,肯为他们两肋插刀、赴汤蹈火,结果我发现我的真心面对的是一片虚情假意,付出之后回报却是嗤笑,所以,我现在不会轻易不把人当成朋友!
我小时候有两个玩伴,经常在一起玩耍。另外有个同学关系也还不错,经常来往玩耍。有一次其中一个玩伴对我俩儿说:看我那同学不顺眼,为了点小事两个人拌了嘴!另一个玩伴也说看他不顺眼!我顺着说:就是啊,这人真不咋地!第一个玩伴说要整整他,另一个也说好!其实没我什么事,我也不知咋地,就说:整吧,我也想整他!根本没想一想为什么!也没当回事。
几天后的傍晚,还没吃晚饭,我在屋里看电视等着吃晚饭,有人哭腔大声喊我,我出去一看,我那同学捂着鼻子,满手是血!哭腔着说:我怎么惹找你了,你找人揍我!我也毛了,我急忙说:没有啊!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谁和谁都说了,你看我不顺眼,让他们揍我一顿!我说:没有的事,我跟你找他们去!我心想,可坏了。怎么成了我的事!
找到我的玩伴,他们支支吾吾说:都是为了点小事,一时冲动,要不请他喝酒陪个不是!同学也答应了,玩伴买了瓶白酒,我们四个人去没人的操场,一人一口把酒喝了!
现在回忆起那件事,十几岁的孩子也不算什么,但是我是被他们卖了,还帮他们数钱啊!

以前我把亲戚当成亲戚,看到的是互相嫉妒、攀比,看不得别人的好,我也只好把他们当成可有可无的路人。
因为学校离家比较远,我寄宿过两个亲戚家。一个是我爷爷家(奶奶死得早,爷爷另取),我住在一间低矮狭窄的仓库里,有一天蜂窝煤的炉子没盖好,我第二天醒了之后,就只能睁开眼睛,身体动不了,头疼的很,我躺了很久挣扎着起来,推开门。只有爷爷眼巴巴的在一边看着我,直到我身体恢复知觉!在那里的日子真是如坐针毡,奶奶和叔叔都是外人,也没有什么感情!
在另一个亲戚舅舅家寄宿时,妗子在我学习的旁边的屋里对舅舅说:他考上学对咱有什么好处啊!
在弄清别人是怎么对我之前,我必须隐藏我自己的真实想法!隐藏我的善良,露出我准备好的恶!
赵本山曾在小品里说:与人相处,多那些臭氧层子干啥?殊不知,没有臭氧层,地球就完蛋了。
我发现我越来越狠,对自己、对他人,因为在我无助的时候,我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我必须靠自己。我必须保证自己身体健康,头脑灵活,必须保证自己占据优势地位。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必须强大自己!
同时,对待自己的家人我又是无比的温柔与耐心,特别是对待自己的孩子,我尽量给他足够的空间让他自由成长。
一个人的成长不易,需要长时间的努力,是盘旋的上升的过程,有时候会出现倒退的现象,在认清方向的同时,要有足够的耐心。
其实,我以前最缺乏的就是耐心,什么事情都想一蹉而就,想找捷径,想省时间,但是,我错了,欲速则不达。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织网。我给自己足够的时间用来积累与沉淀。我羡慕姜太公,七十岁出仕,之前的时间都用来织网了!如果成功一定要来,就让它来的晚些吧,让苹果熟透了再吃,才会芳香宜人!
我有套门头房,一次去收租金。租房子的说后墙上隔壁挂了个空调,正好在咱们窗户底下,我一看一个挂机嗡嗡直响,在屋里都不安生!我说:我去找他去!
接着我去了隔壁,隔壁是一家理发店,我找到管事的问:你们家的空调怎么挂到我的那边去了。他说:不清楚!我说你怎么会不清楚?他说真的不知道,我说你是老板吗?他说不是,我说叫你老板来!我是隔壁的房主!一会一个打扮时髦的三十五六的女人来了,我说:我是隔壁的房东,你们的空调挂机怎么挂到我们窗户底下了!她说:是你们庄的谁谁给安装的试用的。我说你给我他的电话,我拨通后:我说:你怎么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空调挂机装在我的窗户底下了?他说,没注意!
我说,你赶快把挂机挪到那边去吧!他说:行!
等了好几天还没移,我给打电话,时通时不通,通了也只说行!我那个火啊,我气冲冲找到这家门头房的房东家里,砸开了门,气势汹汹的说:你门头房的空调挂在我那边,让你们移你们也不弄,再不弄,我就亲自动手了!他也愣了,可能租房子的也没跟他说,也可能说了没当回事!反正第二天的时候,挂机移走了!
所有的伤害中最大的是父母对我的伤害!它几乎囊括了所有类型的伤害!父亲贪婪如悭吝人,暴躁如秦始皇,多疑如曹操,情商如初中生,懦弱如蝼蚁!母亲是大慈大悲的老好人!如果一家之主没有样,这个家就好不了?危巢之下,岂有安卵?
在这种家庭之下,会变得保守固执,没有自我存在感,不会反抗,遇事激动,处理事情显得幼稚,不圆滑,老是怀疑自己的能力,老是批判自己,老是反省自己。考虑事情太主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