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语言暴力

我是从小在语言暴力下长大的女孩子,我目前的状况是:胆小怕事,怯懦,没有什么朋友,有点自闭,害怕和别人走得近,因为内心又自卑又敏感。睡眠质量也不好,肠胃也不好,而且心理问题比较严重,抑郁很久,也想过很多次自杀,水果刀总是要收起来,看着它总会想划过去是什么感觉。

我的妈妈吧,我一般都不乐意这么叫她。若是后妈也不见怪了,亲生的这些生疏只觉得心酸。

从来不和她亲近,没有牵过手,没有一起睡过觉。她从来不给我买衣服,或者洗衣服,初潮那天从学校跑回来,穿着绿色的裤子,屁股后一片红,而且拉肚子,她没告诉我这些,也羞于和她说这些,家里也没有大姨妈纸,回家找大娘,大娘给我买的卫生巾,教我怎么用。
小时候恨不得她快点死。现在长大,家里的孩子也个个不喜欢她,嫌她啰嗦,嫌她恶。然而内心是:你好好过你的后半生,我也好好过我的,如果要是像正常母女那是不可能了的。

用我的话来说,从小骂到大还不够,做噩梦都能因为听到她的辱骂吓醒。自己从小到大的愿望就是离开家。现在从最南来到东北念书,平时不会联系。

她是个不怎么快乐的女人,粗鲁,脾气暴躁,生性刻薄,爱是非八卦,从不说别人好话,对阿婆也不好,除了对弟弟好,不见得她有任何优点。后尾,家里好起来了,听说父亲在外面有人,她得了乳腺癌,会有恻隐之心,但依然觉得她活该。

小时候非常瘦小,黑,因为不敢吃饭,夹了一块肉都会被骂掉那不是我能吃的,通常是一边吃饭一边被瞪,经常会被骂败家X,之类的脏话。 作为家庭的一员似乎只用来做奴婢,洗菜洗碗做饭,炒菜的锅太大,想在灶台上刷,一顿“生你有什么用,一点事都做不好,你个邋遢婆”之类的。要去洗的时候,一个人提不起,就和妹妹抬着,门口太小,得在调整一番,侧着过去。

家里乡下的,小时候穷,记得上初中一二年级就姐姐抬着猪食去喂猪,姐姐大不了我多少,摇摇晃晃地走,重心不稳就跌跌进甘蔗地,猪食撒了一身。不敢跟家里说,怕被骂没用。

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她一脚就踩坏了我和其他小伙伴在柚子树下做的泥城堡,骂着我回家做饭,那时候男孩子爱玩四驱车,就在树荫下挖小公路,女生玩泥巴,我只能说童年除了她这个噩梦,幸得还有一些欢乐。

高考毕业,请升学酒,爸爸说请一些同学和老师来,而她说的是,你想做死我啊,你不做执拾那些东西,我都累死了还要给你做家务,你以为你是老太爷啊!答应好毕业请同学们吃好吃只好食言了。
反正,无论你做什么她都会骂你,洗澡洗太久,关门太大声,衣服洗不干净,烧开水花钱太多,带小孩回家玩,菜放太淡,头发太湿,你只死猫偷嘢吃。各种各样,像我爸爸形容她,整天只会呱呱地喊。从来没有温柔地好好说话,总是骂骂骂,总是否定,总是羞辱。

她没有打过我,一次也没有,只是每句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都是对我的内心上酷刑,伤在无形。

现在大三了,我的情绪还是容易崩溃,经常生病拉肚子,睡不好,但是总算解脱了,现在比以前好,以后也会更好。

受虐者长大后变成施虐者,或者成为抓住这种人的人。我想我不会成为这两种人,我渴望吃得舒畅,笑得开心,睡得安稳,像平常人一样,以后当一位好妈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