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有效地睡你

风从南面来
如果你穿上白裙子
向北走
泥土会潮湿
星星会颤抖
山坡上草木生发
桃树也开花结果
“她真好看”
光屁股的熊孩子这样喊
如果我是个物理学家
我会思考人类和宇宙的关系
但我不是
我只思考一件事
如何快速有效地睡你

世界寥落
像个只会写诗的傻瓜
我常这样想
你又是什么呢?
你是三江五湖都打不到的鲤鱼
你是深山老林都寻不到的美玉
你是风行水上溅起来的簇簇水花
你够美了
剩下的无非是一些可有可无的歌颂
和一些言不及义的赞美

你走那天
我决定送你
天空上飞机和云朵一起飞过
风穿过你的头发又穿过我
带着一蓑烟雨
我骨骼肌不自主战栗
那一刻我没想别的
就想摘掉你肩膀上的毛线球
我就不吻你了
你也别回头了

多年以后
我垂垂老矣
心里泛起一些年轻的伤感
当有人不合时宜地问起
平生有什么遗憾
我想
除了初次见你忘了穿袜子
大概就剩下
没能不眠不休地好好睡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