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缺爱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来自于柠檬。
回家过完节,柠檬坐飞机回京,但因为航班晚点,落地北京首都机场已经深夜十二点了。
柠檬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去打车,一出门就惊呆了,正在打车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如果从队尾走到队首,可能需要数十万光年。
天气很热,柠檬又饿又困,感觉自己的内衣都化进肉里了,汗水流出来,头发粘在额头上。她站在队伍里,异常烦躁。
柠檬翻着包找纸巾,没找到。
正在气急败坏,身后一张纸巾递过来,柠檬一回头,发现身后一张微笑的脸,是以个穿白体恤的男生。
柠檬接过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道了声“谢谢”。
男生主动开口:“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可以叫我咸菜。”
柠檬一愣:“咸菜?因为你很下饭吗?”
咸菜笑了:“刚才我们一个航班,我就坐在你身后的身后。”
柠檬哦了一声:“难怪航班晚点了。”
咸菜看了看长长的队伍,对柠檬眨了一下眼睛:“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排队。”
柠檬一愣:“什么?”
咸菜凑到柠檬耳边说了些什么,问柠檬:“你敢不敢?”
柠檬将信将疑地看着咸菜。

队伍缓慢推进。
突然间,柠檬眼前一黑,身子一歪,整个人直直地倒下去,咸菜一把抱住,拼命地摇晃柠檬,就差把柠檬摇成脑震荡了。
咸菜焦急地大喊,几乎是声嘶力竭,嗓子都喊咧了:“宝贝,你怎么了宝贝?”
正在排队的人纷纷看过去。
柠檬直挺挺地躺着,昏迷不醒。
咸菜记得眼睛都红了,大喊着:“宝贝,宝贝,你别吓我啊宝贝。”
身边的乘客好心提醒:“中暑了吧?”
一语点醒咸菜,咸菜横抱起柠檬,就往前冲,旁边好心的乘客帮两个人拉着箱子,跟在他们身后。
咸菜抱着柠檬一路小跑,不停地跟队伍里的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让一让,让一让,我女朋友昏倒了,医院,我得去医院。”
队伍纷纷让开,让他们先走。
坐上出租车,柠檬靠在咸菜肩膀上,仍旧昏迷不醒。
咸菜急得不行:“师傅,最近的医院,快!”
师傅猛踩油门,车子疾驰而去。
队伍里,人群还在骚动。

出租车师傅还从后视镜里看着昏迷不醒的柠檬。
柠檬靠在咸菜肩膀上,慢慢睁开眼睛。
咸菜松了一口气:“好点了吗?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柠檬摇摇头:“不用去医院了,我好多了,直接回家吧。”
咸菜松了一口气:“师傅,那不去医院了,去三里屯吧。”
出租车司机答应了一声,车子调头。
柠檬和咸菜对望一眼,两个人都拼命忍住笑,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在目的地下了车,两个人相对哈哈大笑,为彼此的演技点赞。
咸菜提出请柠檬喝一杯,柠檬犹豫了一下。
咸菜调侃:“你好歹对我表示一下感谢吧。”
柠檬不好再推辞,于是答应。
两个人在酒吧里聊到半夜,才互相告别。
临走之前,咸菜问:“我还可以再约你吗?”
柠檬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坐进出租车的时候,柠檬看着正在和自己挥手的咸菜,神情突然有些落寞。

周末,柠檬和女朋友们聚餐吃四川火锅。
女孩们起哄,要不要叫几个精装小伙子过来壮壮声威。
大家纷纷答应,柠檬面露难色。
姐妹取笑她:“柠檬就不用叫了。”
柠檬一听不乐意了:“什么意思?你们以为我就没有仰慕者了吗?”
说完,柠檬就一个电话把咸菜叫来。

姐妹们看到帅气干净的咸菜,多少都有些吃惊。
吃火锅的时候,爱挑事儿的姐妹儿把一碗变态辣的丸子递到咸菜面前。
咸菜看着丸子里冒出来的红油,有些不知所措。
姐妹儿一脸认真:“我们的规矩,初次见面先吃四个变态大力丸,以后就是自己人。”
咸菜一愣:“能不吃吗?”
姐妹儿笑了笑:“不吃辣的人得不到幸福。要是不吃的话,很遗憾,我们这个圈子就得拉黑你了。”
柠檬还没反应过来,咸菜捧起丸子,一口一个,囫囵吞枣似的吃完。
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都愣愣地看着咸菜跳起来,像是脱离了束缚的电风扇,惊叫着,狂转着四处找水。
直到把桌子上所有的液体都喝完,咸菜才平静下来,脸红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妹们都竖了大拇指。
柠檬看着咸菜,突然觉得这孩子脑子缺根弦。

聚餐结束,咸菜送柠檬回家,走在马路上,咸菜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憋得脸色通红,来不及和柠檬说话,就一头扎进了马路旁边的绿化带里。
柠檬愣愣地看着,绿化带里响起一声“我操”,然后就看着一对情侣逃也似的跳出来,男人咒骂着:“脱了裤子就拉,也不看看有没有人。”
柠檬看着情侣骂骂咧咧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来。

半个多小时后,咸菜终于走出来,走路已经外八字,整个人冒着热气,连呼吸都一股火锅味儿。
柠檬又好笑又有些心疼:“不能吃辣你逞什么能?”
咸菜捂着肚子,声音虚弱:“还不是怕你跌面儿。”
柠檬看着咸菜,觉得咸菜扭曲的五官突然很迷人。

柠檬一个人在北京惯了,虽说练就了一身独立自主的生活技能,但也磨损了小女孩的很多小情小调,习惯了一切从简。
咸菜出现之后,柠檬的很多情调似乎又被调动起来。
两个人常常一起吃饭,看电影,说一些有的没的。
柠檬偶尔耍耍小性子,咸菜也从不着恼,对柠檬无限宽容。
柠檬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过分,但是咸菜永远都是主动妥协,而且又特别会哄人,一口一个“美人儿”叫着,柠檬虽然有时候觉得不妥,但从心底里是乐意听的。

在咸菜看来,柠檬属于情绪多变型少女,可能前一秒还是个不管不顾的逗逼,下一秒画风切换,突然忧郁起来,说话她不回答了,发微信她不理会了,或者总是有一些悲观的看法。
好在柠檬的忧郁不会持续太久,过一会儿,她又主动黏上来,缠着咸菜讲笑话。

咸菜对自己的家庭绝口不提,柠檬也从来不问,两个似乎都有心事的人,都努力扮演着没心没肺。

一段时间之后,柠檬主动约咸菜来家里吃饭。
柠檬头天晚上想菜单想到失眠,第二天早上六点去菜市场买菜,折腾了整整六七个小时,终于在咸菜到来之前,做好了一桌子菜。
咸菜贴心地带了红酒。
两个人都没喝多,但都想让自己看起来是喝多了。

柠檬给咸菜盛饭的时候,咸菜抱住了她,两个人滚落到地上。
本就破旧的小餐桌被挣扎中的柠檬一脚踢断了桌腿,一桌子的锅碗瓢盆噼里啪啦的砸碎在地上,汁水淋漓。
两个人也都顾不上,还在撕扯,直到柠檬咬了咸菜的肩膀一口,咸菜才突然间停下来,愣愣地看着咸菜,像是刚刚还在燃烧着的一块炭突然掉进了冰窟窿里。
两个人对视了十秒,咸菜要起来,却被柠檬死死抱住,咸菜一愣,柠檬翻了个身压住了他。
两个人的反应完全出卖了他们的内心,但那一刻,彼此心里在想什么,对方却完全不知道。

偃旗息鼓之后,两个人和一堆瓷片玻璃碴躺在地板上,各自平复着呼吸,没有人想先开口。
直到FaceTime独有的声音急促地响起。
柠檬几乎是一个猛子跳起来,抄起手机,冲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上门。
咸菜慢慢坐起来,发了会儿呆,一动没动。

半个小时以后,柠檬才走出来,坐到了咸菜旁边。
两个人坐了一会儿,柠檬突然趴在咸菜的肩膀上哭了出来,哭得伤心欲绝。
咸菜也没问,抱着柠檬,任由她哭湿自己的肩膀。
柠檬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咸菜一下子没体会到柠檬“对不起”的含义。
柠檬哭得全身发抖,说出了她一直藏在心底里的秘密:“我其实有男朋友。”
咸菜看着柠檬,大脑一片空白,第一反应甚至是希望柠檬又在表演。

柠檬在哭泣声中,说起了她一直没有告诉咸菜的往事。

柠檬和海星早在大学就认识,因为互相吸引,在大二下半年就确立了关系,两个人很恩爱。
大学毕业之后,海星成功地拿到了英国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柠檬一直以为海星要去英国深造三年,然后回国发展。
临走之前,海星才告诉柠檬,其实他计划在国外待满七年,除了完成英国一所大学的三年学业之外,他还会去欧洲深造四年。
这出乎了柠檬的意料,柠檬急了:“七年之后我都快三十了,到时候你不要我我怎么办?再说了,你凭什么让我等你七年?”
海星赌咒发誓:“我每年都会回来,你等等我,七年之后,我回国咱就结婚。”
柠檬为此和海星大吵一架,几乎闹到了分手,但是去欧洲求学是海星整个家族的梦想,柠檬知道自己再怎么闹也不会有所改变。

最终,柠檬选择了妥协,海星也答应柠檬,每年至少回国两次。
柠檬一个人留在了北京,一个人生活。
两个人通过电话、视频诉说思念,虽说有些小情绪,但也相安无事。
一年, 两年,三年。
熟悉柠檬的姐妹们问她:“你真的有男朋友吗?你确定你男朋友不是你幻想出来的?”
柠檬竟无言以对。
柠檬觉得自己是一个手机宠物,主人想起来的时候,就隔着千山万水调戏调戏,想不起来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待机。
这样的生活柠檬一直坚持到现在,三年。

柠檬想过放弃,但又劝自己,都坚持了一半了,再坚持坚持,海星就回来,回来就跟我结婚了。
一直到柠檬遇上了咸菜,在相处的过程中,柠檬才发现,这三年来,自己有多缺爱。

咸菜沉默不语。
柠檬泪眼盈盈:“我知道我不应该和你继续,但我没忍住。刚才他发视频过来,我还假惺惺地和他说自己一个人在家,刚吃完饭,我觉得我对不起他,也对不起你。”
咸菜没说话。
柠檬接着说:“还有一个月他会回来看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想要很多爱,我知道我不该要,但我就是想要,我太自私了,我讨厌我自己!”
柠檬说着开始捶打自己的胸口,咸菜一把握住柠檬的手,盯着她,良久,才开口:“柠檬,你也不用怪自己,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受害者。”
这下轮到柠檬愣住。
咸菜说:“我父母都经商,他们最讲究的就是投资回报率,说起来你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我的婚事也是要根据投资回报率严格核算的。”
柠檬止住哭声,没听明白。
咸菜和盘托出:“也就是说,我跟谁结婚不是看我喜欢谁,而是看我跟谁结婚能给双方都带来商业上的利益。”
柠檬这下听明白了。
咸菜苦笑:“我的婚事早就定了,但我又不甘心,又喜欢你,我也知道我不该招你,但事到临头,谁能忍得住?”
说完了,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外面天也黑了。

一个计时器摆在了桌子上,上面的数字是“29”。
还有29天,海星回国。
柠檬和咸菜说好了,就做29天的情侣,像真正的情侣一样,约会,逛街,互相逗趣。
两个人都很开心,似乎没有人把29天之后即将到来的事情放在心里。
咸菜讲笑话。
柠檬笑,大笑。

离别前一天,柠檬和咸菜一起收拾屋子,在海星回来之前,屋子里柠檬和咸菜生活过的痕迹一点也不能留下。
柠檬战战兢兢,但咸菜说海星是无辜的,他不应该受到伤害。

收拾停当,已经到了晚上。
两个人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无聊节目,没有人说话。
自从认识以来,没有一次独处像现在这样沉默。
柠檬后来在日记里写:“爱情有时候是相互折磨,有时候是自我折磨。”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柠檬起身去开门,惊恐地看着站在门口,风尘仆仆的海星。
海星微笑着解释:“比计划中早回来一天。”
柠檬定在门口,努力让自己的身子不发抖,她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紧接着身后就响起了咸菜的声音:“小姐,空气开关换好了,下次不要同时用太多大功率的电器,20块钱谢谢。”
柠檬还没反应过来,海星已经递给了咸菜20块,咸菜道了一声谢,也没看柠檬,就转身离开。
柠檬看着咸菜离去的背影,一阵心疼,他演技可真好。

深夜,柠檬铺好床,努力适应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海星,心里却满心都是咸菜的样子,她真怕自己一会儿喊出咸菜的名字。

海星坐在床上,看着柠檬,招呼柠檬坐到自己身边。
柠檬坐过去,心思却不在这里。
直到海星开口:“柠檬,我这次回来是想告诉你……”
柠檬这才反应过来:“什么?”
海星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其实,我在英国遇到了一个女孩,中国人,我们……柠檬,我对不起你。”
柠檬猛地站起来,全身发抖地看着海星,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那你为什么要让我等你,我等了你三年,然后你跟我说你有别人了?”
海星一个劲地道歉,看得出来,他被内疚折磨得面容憔悴。
柠檬发疯地把能摔得东西都摔烂了,直到自己用尽了力气,才瘫软在地上。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柠檬和海星彼此无话,只剩下尴尬,海星回老家去看望父母。
柠檬一个人呆在房子里,最鲜活的回忆就是和咸菜的,而海星似乎已经缺席太久了。
柠檬鼓足了勇气,给咸菜打了几次电话,咸菜都没有接。
柠檬瘦脱了相。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海星回英国那天,柠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凭海星敲门。
海星带着内疚离开了,给柠檬留了一封信,希望柠檬能幸福。
柠檬把信撕成了粉碎,瘫软在满是碎玻璃的房子里,发着抖,嘲笑自己。

柠檬再一次得到咸菜的消息,是一条微信:“我订婚了,你们也好好的。”
柠檬一下子泄了气,把原本编辑好的“我们还有可能吗”改成了“祝你幸福”。

几个月之后,柠檬出差回到北京,特意选择了夜航。
回到北京,已经很晚了。
打车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柠檬以为听到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却没有看到她满心想看到的人,只看到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
排了长长的队,柠檬坐进了出租车,靠在车窗上,看着北京城的茫茫夜色,自嘲地笑了。

我们常常想为了自己在爱情里犯下的错误找一个理由,找一个借口,因为孤单,因为寂寞,因为距离,因为冲动,因为诱惑,因为城市里的柏油路太硬,因为人人都缺爱。
但这些借口并不能让我们真正原谅自己。
人人都缺爱,事到临头,却不敢爱,不够爱。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事情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