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文学来袭,网文作家迎来春天?

2013年6月,在起点中文网连载的网络小说《武布天下》更新了一章内容几个小时后,作者“十年雪落”猝死。他的“过劳死”的消息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对网络文学产业的反思。这个领域可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百万网络写手大浪淘沙,最终能爆得大名,衣食富足不过聊聊数人。

网络文学是不是一个好的生意,从过去的历史看,真的不是!

从微观看,作者空间小。网络文学最大的优势是门槛低,脑子里有个故事,身边有台电脑,就可以创作。但低门槛带来了高竞争。在原有起点中文网的作者中,即便是签约作者中的优秀写手(订阅量订阅量在500-2000人),月收入也只有不到3000元,真正月入万元以上的“大神”,总人数不超过15人。

此外,网络文学的推广渠道是非常稀缺的,因为对于读者来说,点击一部排行榜上的作品,是最直接最保险的选择。为了提高自己作品在排行榜上的位置,一些急功近利的写手会通过刷点击和刷榜等作弊手段,为自己打造“虚假繁荣”。

这种状况也不利于平台对优秀作品的遴选,作者是网络文学的核心生产力,但空间小,压力大只能让他们产生两种倾向,一是打色情、暴力的擦边球,二内容同质化,不是穿越玄幻,就是霸道总裁……

从宏观看,市场盘子小。易观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收入规模达46.3亿元,预计在2015年,整体市场规模将突破
70亿。70亿是什么概念,对比来看,2015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将超过1300亿元,这意味着,网络游戏的市场规模是网络文学的20倍。

从另一个角度看,百度全年营收为490亿,腾讯为789亿元,阿里为762亿,也就是说,网络文学整体市场规模还不到腾讯和阿里营收的十分之一。对于作为互联网巨头的BAT来说,属于一个缺乏想象力的市场。多年来,重量级的玩家只有盛大文学一家,其他巨头皆兴趣索然,盛大文学也几次上市流产,最终折价卖身。

然而,就在今年4月,阿里文学正式曝光,其隶属于阿里移动事业群,业务包括内容生产和版权衍生,与书旗小说、UC书城等组成移动阅读业务的主要部分。其中UC书城依托的UC浏览器作为移动端的超级App,其日活跃用户已经突破1亿,书旗小说在移动阅读类App中也是排名前三的应用。

此前,腾讯文学已和盛大文学合并成立了全新的公司“阅文集团”,百度也在去年成立百度文学,伴随着此次阿里巴巴的加入,网络文学成为了BAT三巨头角逐的新领域。

为什么?

最近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在2015战略发布会上,给出了明确的回答,移动阅读的新时代来了!网络文学在内容生产和IP衍生两端都有新的机会出现。

截至2014年底,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2.94亿,但中国的手机用户数量已达到12.56亿人,相当于中国超过90%的人都在使用手机。

网络文学模式是基于PC站阅读模式起家的,而现在则是属于移动阅读的时代,移动互联网为网络文学带来了巨大的需求增量。

但如果移动阅读产品如果仍按照PC站的模式操作,只会让作者的空间更小,内容同质化更严重,因为移动端比PC上更封闭,用户更愿意集中在某一个平台上去,但是由于移动端手机屏幕太小了,曝光位比PC少很多。阿里文学抛出的解决方案就是基于大数据的个性化推荐,这样一来,在享受更庞大的用户群的同时,不同类型的作品都可以更精准获得适合自己的用户,有效避免了马太效应。

更大的机会在版权衍生,网络文学的IP衍生价值一度被视为网络文学发展的重要方向。阿里文学宣布与新浪阅读、塔读文学和长江传媒达成首批深度战略合作关系,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影视和游戏IP衍生等多方面展开实质性合作。

虽然《步步惊心》、《致青春》火爆荧屏并没有给网络文学生态带来质的改变,毕竟这些顶尖级作品数量非常有限。但是IP衍生的巨大价值更加凸显。

最近,日本电影《进击的巨人》登陆内地大银幕的消息在漫迷圈迅速被引爆,这部作品从原作漫画到TV动画、改编游戏,周边小说以及真人电影,都是现象级作品,更重要的是,在日本每年都有类似的情况出现。据此,有观点指出,国内文学IP衍生开发最大瓶颈就是电影、文学、动漫、游戏产业发展不均衡,人群不匹配,这三大产业在日本没有哪一个产业特别弱,因此动画、漫画、游戏的相互改编才得以遍地开花。

望月认为不然,随着最近两年“文化创意”概念持续升温,政府对于IP报告越来越重视,2014年,在游戏领域甚至打起了IP争夺战。事实证明,IP衍生的市场需求绝对是存在的,问题出在IP开发的机制上。

过去,由于市场空间小,作者在与平台的博弈中始终处于劣势地位,所以在IP权益上不得不接收平台的霸王条款,很多不仅要求全网独家,还要求影视、游戏的衍生版权独占。于是,我们看到,盛大文学一度宣称自己垄断了市场上80%的IP资源,但另一方面,IP如果不能被有效开发就毫无价值,而盛大文学作为一家单一的文学网站,缺少的正是IP开发的能力,其囤积的大量IP,之后要么过时,要么被贱卖。

BAT入局网络文学,无疑将为IP的开发带来新的局面,比如知名网文作家猫腻的新作《择天记》上架不就,腾讯就宣布投资5000万对其进行动漫、游戏改编。

阿里文学则做得更彻底,不强调绝对控制版权,提倡版权共享,一方面与塔读文学、微博有书、长江传媒合作,共同培养、扶持新锐原创作者,创造IP资源;另一方面,依靠阿里影业、光线传媒、华谊兄弟、手机网游联运平台九游等丰富的IP衍生渠道,做大IP衍生市场。

虽说未来腾讯与阿里谁能胜出,现在还无法判断,但对网络文学生态里的作者和平台来说,移动阅读的春天也许真的来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