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TechDaily的11个问题

为什么要做TechDaily?
理由千万种,一个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冲动是:妈的,那些商业媒体和科技媒体怎么都做得这么烂?

TechDaily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媒体?
TechDaily 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商业媒体,也不是通常认知中的科技媒体,我将其定位成是一个『有价值的互联网创业媒体』。价值的关键在于两点:第一,帮助人们知晓这个世界的不同,拓宽人们认知的边界;第二,能够帮助人们更便捷的理解这个世界。

一个是知晓,另一个是理解,我认可。但从某种程度上看,这也是媒体的使命。换而言之,其实大部分媒体都在做类似的事,不是吗?
没错,这确实是媒体的本职工作了。但媒体行业之所以日暮西山,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因为这两点工作没有做好所致。当然,这不是因为媒体人本身懒,而是随着传播介质的变化导致信息传递这件事开始从稀缺走向过载,用户的消费习惯发生了变化。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种变化了的环境下去寻找更适合用户的阅读探索。在这个环境下,我们需要做两件事:一是传递更有价值的信息给用户,二是将这些信息用更加舒适的方式向用户传递。对于前者,我们所做的新闻筛选和深度内容都算是;而在表达方面,我们看到图片、HTML5页面以及更加个性且条理清晰的表达都是我们在做的尝试。

你一直强调用户,对TechDaily 来说,用户是那群人呢?
跟大部分科技媒体和创业媒体一样,我们的用户构成也基本上分为三部分:互联网创业者、从业者和投资人。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更希望把我们的用户定义成为「互联网创业和行业创新的关注者」。

受众决定了内容,如果从「互联网创业和行业创新的关注者」角度看,你们会排斥那些技术创新吗?比如NFC、Android Wear以及智能机器人等等。
我们当然不会将这些内容抛弃掉,甚至还会持续关注其中的一些领域,比如NFC、WiFi、iBeacon等等。但在做抉择的时候,我们必须要保证其能够让大部分人的生活变得更美好,而不只是一项简单的Geek技术。如果只是技术,其实更适合于《程序员》、爱范儿这样的科技媒体。

而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是一个纯粹的财经商业媒体。尽管在我们的内容中,有不少商业的成分在,但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些内容都不是纯粹的商业报道。我们不会关心4A广告中的玩法,也不会过于关心零售中的仓储规则,我们更关心的是技术在商业中所做的改变。

这听上去很有意思,但因为涉及商业,其本质上是需要沉淀和理解力的,你们都是90后团队,压力大吗?
其实跟90后无关,更多的依靠是自主学习能力。不过,这确实是有挑战,但我们需要的正是挑战,否则如果只是像一般的媒体那样子混个三五年才开始有些理解,对团队成员我没法交代。因为这是一件高度依赖团队协同的事,所以我们对团队成员的要求也很明确:拥有跨界经验、能够反向思考、行动力强、不对世界抱有成见且能潜心学习。也许,从这个角度看,未来我们的团队每个成员都是精英。

那你是怎么要求这些未来的精英的呢?
老实说,还没有太强调规则。目前,我们更多的是做的探索工作,让大家去探索更多可能。但有些基础的内在的东西是会去强调的,比如新闻敏感性,写作的柔和性,以及思考的连贯性。未来,我们也会加强这些部分的工作。

你有新闻理想吗?
新闻理想没有,媒体理想有。因为我不是新闻出身,所以从某种角度上看,也没有所谓的新闻理想的掣肘。但是,我想强调的是,我相信媒体的力量,也希望做一个有价值能沉淀的媒体,而不是像目前国内不少网络媒体和自媒体那样成为公关软文黑稿集散地。

你们写软文和黑稿吗?
又来了。我们不认为有绝对的软文或者黑稿,我们只去记录和观察创业,与创业者一同思考和探索。如果非得用软文或者黑稿的标准来界定,那么我们创业报道中每一篇稿子都是软文,而我们所做的每一个批判都是黑稿。但与创业有关,能够产生价值,如果你非得这样说,我们也认了。

不写软文和黑稿,怎么赚钱?
钱都会来的,重点是先做好事。因为我们做的创业相关的事,所以可以赚钱的机会也很多——但肯定不是像传统媒体那样收钱发稿。

来点经验和心得吧,关于媒体的。
哥伦比亚新闻学院终身教授、前《纽约时报》知名记者塞缪尔 .G.弗里德曼说:

“最有价值的是要有想象力、精神和勇气来充分探索事物的复杂性。要把成见搁置一旁,要从不同角度看待事物,要相信还有另一种角度。重点在于要看到事物的复杂性,准备面对严酷的现实;要敢于打破常规,寻找隐藏的事物。当然,这种开放的思维是很难把握的。在深层意义上,我们从未把握过。因为它与我们的许多本能冲动相反,它要求日复一日的实践和志同道合的人对它的不懈追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