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独特的气质

要之,日本独特的美学在三:物哀,幽玄,风雅。而不在什么守护某个人,什么羁绊,那都是皮相。

所谓物哀者,是内蕴,即着对他人悲哀的共鸣,乃至对世相悲哀的共鸣。这种悲哀的来源,常在人生的虚幻以及万物流转的无常。这种「哀」较之悲哀,来的恬淡,是以表达上倡幽玄之风,所谓隐藏不露,笼之于内,又有神秘色彩蕴于其中。而如此内蕴,如此表达,所体现出的美感,往往佗寂风雅。

日本的动漫我常看,很多价值导向并无甚特异,譬如专力卖萌的、一味热血的,等等。但仍旧有很多是充分反映出这种审美导向的:

譬如八九十年代那一波,很多都很让人震惊。譬如最近看的一部《天使之卵》,全片台词甚少,一派末日的荒凉,没有面目的市民在夜里拿着鱼竿捕猎墙上、地面上没有实体的影子鱼,动作迟滞的少女抱着一颗硕大的蛋行走来去……又如我极爱的大友克洋《回忆三部曲》,今敏的《未麻之部屋》,乃至《EVA》等等,细究都一一合契。类上面所言的几部,其他地方是搞不出来的,这是日本独特的气质造就的。说深刻,其实我倒觉得深究起来皆不过涉玄蹈虚,说的精确一些,是有那种像是深刻的生硬感,融合在一种凄艳的独特美中。EVA剧场版真心为你,是这个论断最好的注脚。

看了《火影》一类,细说起来,其魅力最特异处,不是守护这样的皮相,而在守护某个人而不可得,在盛开一样的死亡,火影最让人割舍不下的,自再不斩和白,到后来鸣人见到父母,气质都是一致的,美,但是不可再,死去了,活下来的人,便被这种气质笼罩,于是我们永远记得墓碑前的卡卡西,记得阿斯玛的打火机和自来也买的那根雪糕。

中国当代写小说的人中,江南可谓得日本美学三味。他的作品之所以有这样的地位,和这种美学的贯彻不无关系。譬如,吕归尘死前,对眼镜龙说,一生不过想守护那么几个人,但是都死了。譬如羽然和姬野的相逢那么美,最后的结局又是那么酷烈。又如江洋和林澜暌违十年的短信。又如上杉绘梨衣盛大的死亡……这是江南的制胜法宝,读者不可不察。

日本那些奇特的动漫,是他们民族独特的美学造就的。在此说之不尽,希望各位还是多看看专业的书吧,譬如大西克礼的《日本风雅》、《日本物哀》、《日本幽玄》,皆可一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