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过那段痛苦而又难忘的岁月,然后涅磐

高中时期,我考去了一个贵族学校,父母花了许多钱供我读书。在那里,我度过了迄今为止最为心酸最为痛苦的岁月。
舍友都是家境极好的人,有的人家里一处房产就有1000多万,然而高中时期的他们 ,素养却匹配不上父母给予的财富。
而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离开初中的我,脱去往日光环的稚嫩的我,家境贫寒却断然拒绝初中学校资助的我,要去适应这样的环境,真的太难。
当他们十分诧异的得知你竟然不了解某某名牌,当他们津津有味的在讨论一些富人的享乐而唯独你一无所知的沉默,当你开口说话时寝室里却死一般的沉寂无人应答,当他们一起装饰寝室一起吃饭一起玩却唯独撇下你一人,当你周围的人都穿着一式的名牌而你却因为朴素的穿着成为了另类;当他们个个都在讨论雅思托福SAT,而你在想着数学和高考…
你没有办法不自卑,也没有办法不孤独。
那时的我经常会碰见这样的事:
常有人十分关注我的穿着,隔三差五都要笑着询问一番:哎呦,你今天穿的是什么,上面的图案好傻,哎呦,你换新袜子啦?哎呦,这个手表(很明显知道我买不了什么名牌的手表)是什么牌子的啊?
有人买了一双UGG登山鞋,穿了好几天到处问别人好不好看; 有人假期跑去一趟英国,带回来一条几千块的纯羊毛围巾到处展示。
寝室里就是一卷垃圾袋丢了,所有人也都觉得是我偷的,于是会有人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对着我说:怎么就没有了呢?
结果是某人打扫的时候自己忘在了柜子上。
在寝室,我半夜肚子疼起来上厕所,会被骂:你让不让人睡觉!吵死了!
我认真学习,会有人跑过来说:哎呦,你好认真哦!
……
我依然记得某个高中舍友的嘴脸。
只要我开小灯学习,不论我遮的多么严实,哪怕是躲在被窝里开小灯看书,她也会觉得我的光影响到她睡眠。
她说她爷爷会算命,说她是毛泽东的命。
她说她小时候小学老师不喜欢她,因为觉得她做错了一些事情于是让她罚站。过了一两年,正巧那个老师买了她们家的房产结婚,于是她那对搞房地产的父母在老师婚礼当天找了一帮混混去老师家的新房,把东西全部砸了。老师反映到她父亲那里,她父亲假意说:怎么会有这种事?你先回去,我会找人调查。
最后不了了之。
她说她初中和宿管阿姨撕逼,往楼道里泼过泡面。和舍友撕逼,舍友被整的很惨。
在班级同学面前她做出一副对我很照顾很怜悯的样子,背后却和同学说我各种坏话,回宿舍对我爱搭不理。

这样一个全寄宿制的封闭学校,成为我的囚笼。我心疼父母,不想让他们多操心,于是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忍受,面对。

那时的我,每一天晚上都做噩梦,一闭眼全部都是恐怖的脸。
做梦不是说梦话,而是骂人,然后惊醒。
最痛苦无助的时候,我一个人躲在教室里,抱着书本,坐在地上,揪着自己的头发哭,骂自己没有用。

我是那样卑微,猥琐,贫穷。 我十六七岁的青春里没有天真烂漫,而是塞满了恐惧、愤怒和心酸。

我不知道那些岁月我是怎样挺过来的。

我只知道,那些对心灵一次次的鞭挞和磨砺,让我更加深刻地了解了人性, 也让我变得更加坚硬和顽强。
于是上了大学,面对公主病的舍友,我平日里故意纵容她忍让她,让她不断犯错,让她胆子不断变大,直至侵犯了众人的利益,我跳出来一举将她逼离宿舍。
面对傲慢的人,我不卑不亢。
我不会和周围任何人诉苦,不会在一个同学面前嚼另一个同学的舌根。因为我深刻的了解到,希望别人能替自己出头是多么愚蠢的事 。有人不停的嚼我舌根,我就经常在背后夸赞那个人的好。谁好谁坏别人自然会有判断。
我不再特别渴望和谁成为多“好”的朋友,我不需要天天和谁在一起找存在感,我不需要通过讨好别人显示自己多么合群,我看不起厕所式的友情也不愿意在寄生虫身上浪费时间。
对普通的同学,有好处的地方,偶尔想着点他们。偶尔关心关心,需要的时候行个方便,足矣。
我拓展自己的圈子,不让自己封闭在一个小班级的交际圈里。
我开始看书,大量的阅读。孔子老子、了凡四训、群书治要…简爱、奥赛罗、逃避自由、房间里的大象、乌合之众…
我每天规划好时间,要完成什么任务,要背多少单词。
于是渐渐的,我的心里对那些人没有了仇恨,我怜悯他们,我知道他们是中了傲慢、狭隘的毒。我相信因果。
他们有选择成为怎样的人的权利,也有选择不幸的自由。我庆幸自己,没有和他们走上同一条路。
因为他们的存在,因为和他们相处时的一次次演练, 我更加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的优点和不足。 面对人性的丑恶的时候,我慢慢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应对方式。
如果不是我爱的人,我不愿意费力气一个个改造他们,改造天下所有的恶性。人性的劣根是必然存在的,就像人性的美好是必然存在的一样。
我不知道题主你没有反思过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和错误,如果有,先改正自己。
如果错不在你身上, 而他们的作为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 而你也一忍再三觉得忍无可忍……
利用他们的品性,整治他们。
欺软的人往往怕硬。傲慢的人往往寡助。贪婪的人往往趋利……别妄想改变他们的品性。 天下这么大人那么多,你一个个改的过来吗? 调整好自己,想办法积极应对 ,减小甚至消除他们对你的影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