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底可以有多坏?

我目前最狠的报复方式,无非是给讨厌的人水杯里放泻药。

人可以有多坏,这其实是个伪命题。

真正的答案是,你想要多坏就有多坏。当人丧失了人性之后,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我的老板同事下属们,都发现一个铁律。一和我吵架,就会拉稀。

我曾经一直不相信这个社会有多么黑暗,直到经历过了我才知道,其实有的时候在底层社会。

好好活着都很难。

记得当年不懂事去看赌场,和一个弟兄看外场。突然对面黑压压来了一群人,连跑都来不及。

下腹冰凉凉的,手一摸,全是血。那个人的脸我现在还记得,也是一样的年轻,一样的十八花季,不同的是,他手上有刀子。

他开始时眼里还带着恐惧,牙齿不停打颤。最后身旁的人提醒他,才咬咬牙转身去揍我另一个兄弟。

人堆散去,我躺在地上,呆呆望着天空,血慢慢的溢出来,身体好像被抽空了。我当时脑海里一直重复着:

我,会死吧?

显然我没死,不然现在也没有人跟你们诉说这些。真的感谢那位与我一起的兄弟,被打断了条腿,一路趴着也拉走了我。

后来我问我赌场老板,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捅我?

老板不耐烦的说:谁在意你的小命?不过是我们档子抢了他们生意而已。

后来,在一次一伙人吃宵夜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那天砸场子的其中一人。

他和他女友,被我们拖到巷子里。他跪下来眼泪鼻涕哗啦,说着一些打他没关系,放走他女友之类的话。

痴人说梦,我笑了笑点了根烟看着他被打的七荤八素,看着他女友被众人推搡。我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那么坏,那么混账。当时那刹那我觉得,我和我的兄弟们一样心狠手辣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被欺负了。

可是当老大拿着棍子让我去给那男人脑子一棒时,我犹豫迟迟不肯下手,我心里也知道这棍子下去了,我就真的和我的兄弟们一样了。

这棍子拿起,是血性,这棍子放下,是人性。

我最后还是没下手,反而跟兄弟们说,以后别带我玩了,我就是一怂逼,你们把这娘们给我,我带去办了。

说完后我拖着那惊恐女人的手,女人不走。我俯身在她耳边告诉她不走会发生什么。

女人跟着我头也不回的走了,看都没多看她男友一眼。

当时离开那个巷子,走到街边。路灯照的我脸昏黄,我觉得我看到了曙光。好好做人的曙光,我听不见耳边女人说的谢谢大哥后高跟鞋踢踏逃走的声音,我听不见巷口里传来男人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点上支烟,我慢慢的走了。我,又回到人间了。

直到那天,也是在夜宵摊。我吃着炒粉,后脑勺突然传来痛感,整个人的脸嘭的一下砸进粉里,玻璃瓶碎渣与酱油的浓香和鲜血的黏腻混合在一起。

还没等我转头看,我便被人拽住头发抬起脸来。

七八个人,有那天被揍成狗的男人,有那天我救下的女人,他们都在开心的笑着。

尤其女人笑的最欢,我捂住头看着她,看着当初被我从犹如地狱般狭长巷道拽回人间的她。

我悟了。

我抄起凳子,用力的砸在男人的头上。砸碎了,我拿起凳脚拼命的打着,打的男人抱头痛哭,打的男人血肉模糊。那瞬间,打的其实不是男人,而是打着曾经的自己。我比眼前的男人更痛苦,我的心在疼。

他们笑不出来了,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我经过那女人身边的时候,嘿嘿一笑,血淋淋的手扯了一把她的乳房。

我再一次站在街道上,昏黄的路灯照着我手里的棍子,光线聚焦在缓慢流淌在上面的血液中。我低头看了看,自嘲一番,当初没敢下手的棍子,到如今,却是自己拿起来了。

或许每个人都有类似的经历,手里拿着肮脏社会所送给我们的棍子,拼命的敲打着曾经的自己。

打的自己抱头痛哭,打的自己血肉模糊。

最后却像教父一般,搂住曾经的自己,在他耳畔轻轻的说:

我知道你是对的,但以后别这样了。

随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不管不顾曾经的自己躺在地上凋零死去。

那一刻我们都清楚的知道,不是以前那位孩子的牺牲,便换不来如今的我们。

记得知乎有篇答案,写的是为什么做好人没报酬,却要做好人。

因为成为好人,本身就是一种报酬。

而成为坏人,也有报酬。

当好人所获得的温柔人生,却有时会被别人欺辱。

当坏人所获得的无限愧疚,却有时能够欺辱别人。

那些坏人大多开始也是好人,可是被坏人欺负久了,才会心里想着,我和他们一样坏就可以不被欺负了吧?他们真的很可怜,他们的初衷不是欺负别人,他们只是想不被欺负。

人性与兽性之间的选择所带来的结果,是无法估量的。我们不能猜到一个人能坏到哪里去,也不能猜到一个人好到哪里去。

比如我,整天沉醉于如何花式让猪队友拉稀。

这个问题我认为其实意义在于告诉知乎用户,这个社会有多险恶。

譬如之前翻到一位问题,报纸报道女性遭遇强奸后总是末尾提醒女士小心一人夜路是否是对女人的不尊重。

我看到许多答案挥臂疾呼女权尊重,社会倾向问题,我真心觉得他们说的很对。

随后打电话问了问一些以前认识的流氓,他们表示他们只上完义务教育,暂时还不理解女权与尊重。

知乎里充斥着社会的美好言论,一些只在意过程不在意结果的理想主义者。

在知乎这个圈子里,这是极好的,能够被圈子里的人认同的。但是在社会上呢?

我们只能保证自己当个好人,但永远不要指望别人也是个好人。

人到底有多坏?易子而食,两脚羊,wg斗士,纳粹,屠杀。

不会有个底线,能坏到哪里。

希望诸位了解之后,不是一时的嘘嘘,更该有些防备之心。

毕竟,好人是稀有动物。

因为大多数的好人,都天真的用自己的三观去理解其他人。

看到这世道肮脏污垢时,他们都倔强扭过头去闭目塞听。

你不举起棍子,没关系。

社会会硬塞给你的。

而那些至始至终棍子上洁白如雪的人,他们只是不想长大。

可以说他们是好人,但当好人的代价未免太大,未免太可怜。

衷心祝愿,全世界都是手持棍子能保护自己的坏人。

都是手持棍子不伤害他人的好人。

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真的,是不是故事。

你们且当做故事看。

那么多年过去了,露出腹部的疤痕的时候。

我都对别人笑笑:割阑尾割的。

恩对,割阑尾割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