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人生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吗?”

终于,张楚云问出了这个在他心里酝酿了很久的问题,然后盯着对面女孩明亮的眼睛,希望从她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这是张楚云第一次跟这个女孩的搭讪。对于生性腼腆木讷的张楚云来说,跟女孩子搭讪从来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跟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之前他们的关系不过是每天早上搭乘同一班公交车,到同一座写字楼上下班。不过张楚云和她分属不同的公司,位于大厦不同的楼层,业务上没有任何往来。虽然他们一起上班下班很多次,可是他却对她一无所知。

张楚云大学毕业后就进了现在工作的这家公司,到今年已经是第六个年头。在这六年的时间里,身边的同事换了好多,他还是在原来的岗位做可有可无、随时能被刚刚毕业的学生替代的工作。虽然领导在开会的时候夸过他几次,说他工作任劳任怨、勤勤恳恳,是新晋员工学习的榜样,但是从来没提过给他升职加薪的事。

也记不清楚究竟是哪一天早晨,张楚云睡眼朦胧地登上了往常的公交车。上车扫视的一瞬间,他就注意到了女孩。那是他第一次在这班公交车上见到她。那时她穿一件紫色风衣,扎马尾,化淡妆,眼睛很大很亮,一切显得自然恬静,让张楚云忍不住想多看两眼。一路上,女孩始终看着窗外,目不转睛。张楚云时不时偷偷瞄她两眼,脑子里蹦出“蛾眉皓齿”、“盈盈秋水”、“我见犹怜”这类形容女性美丽的成语。张楚云紧张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往外蹦成语,他认为这跟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书是成语词典有关系。

到站以后,张楚云惊喜地发现女孩居然跟他同时下了车,然后奔向同一座写字楼。往后的几天里,张楚云基本上每天都能见到她。他因此断定:她是这座大厦某家公司的新员工,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上下班都能遇到她。

其实对这个女孩,张楚云谈不上喜欢,对她的感情色彩更多的是好奇。张楚云喜欢文艺清新类型的女孩,至于“文艺清新”的定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之前谈过三次恋爱,三个女孩都很好,聪慧伶俐,温柔婉约,独立上进。不过到了最后都分手了,其中两个出了国,另外一个独自跑到了大理没有再回来。张楚云从她们那里分别收获了一段青春的爱情回忆和一张好人卡,还从朋友那里获得了“出国培训班”的称号。

结束了最后一段感情之后,张楚云一直单身。这样过了两年,他觉得自己完全习惯了单身的生活——想什么时候吃饭就什么时候吃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必顾及别人的口味,反正只有自己一个人;不上班的时候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也没人非要求他陪着去逛街,要买东西现在网络多发达啊,点点鼠标直接给你送到家门口……日子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可他却还有点享受这样的生活。

在张楚云的心里,偶尔也会冒出一些大胆的想法,比如去尝试从未体验过的蹦极、去跳伞。他喜欢从高处坠落的刺激感,但是不包括跳楼。虽然他的内心有些孤独,半夜里失眠的时候尤其严重,但是他还是挺热爱生活,挺喜欢这个热闹繁杂的世界的,更重要的是他还没遇到完全符合他理想的女孩。

他对女性保持的好奇心,一方面来自对生活的热爱,另一方面来自体内多巴胺的刺激。对眼前遇见的这个女孩,两方面的因素哪个占的比例更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时间很快过去了半年。上下班的时间他仍然跟她搭乘同一班公交车,只是他们从未说过一句话,甚至从未挨着她坐下过。有一次,张楚云上车的时候整个车上只剩下女孩旁边还有一个座位,他犹豫了一秒钟,最后选择了站在车厢里。距离她最近的一次,是坐在她后面。女孩一路上始终保持着向外看的姿势,耳朵里塞着白色耳机,车窗玻璃上映着她的右侧脸。

某天下班,在公交站台等车的只有他和她两个人。经过这半年的留心观察,他认为女孩应该也是单身没有男朋友,因为从来没见过有陌生男人来接她下班。当时,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走向女孩,他想跟她搭讪。但是理智却在阻止他,理智告诉他还没准备好怎么搭讪。内心不停纠结,“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这样奇怪的成语不时从他脑中闪过,仿佛跟女孩搭讪是一场需要自我牺牲的残酷战争。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张楚云从网上不停搜索与搭讪有关的关键词,参考了无数泡妞达人的“魔鬼搭讪学”秘籍,又在平时很少发言的聊天群里向女网友询问了被陌生人搭讪的态度和反应这类问题。他一直在考虑怎样才能恰当得体地跟女孩打招呼,并且邀请它看一场电影——这是他综合了所有检索来的信息之后想到的自认为最好的一种方式。做完了这些准备工作,张楚云禁不住感慨互联网真是好东西,几乎任何知识技能都能从上面学到。

然后,便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张楚云工作有点心不在焉,经常犯点小错误,好在都及时被同事纠正。

一转眼,又过去了半个月。

这天张楚云的状态很不好,前一晚上被失眠折磨得到了快天亮才睡着,白天工作又是频频出错,同事终于忍不住对他抱怨了几句。领导也发现他上班时间打瞌睡,把他叫进办公室批评教育了一通。教育完领导让他回去工作,他没走,说想谈谈加薪的事。领导一怔,说现在很忙没时间,不过他会考虑的。张楚云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关门的一瞬间,他听到领导掏出手机打开了斗地主游戏。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张楚云上公交车的时候,人已经坐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三两个空座位。离他最近靠下车门的地方有一个,车厢尾部也有一个,恰好在那个女孩旁边。张楚云又犹豫了两秒钟,然后径直走到车厢尾部,在女孩身边坐下。

公交车缓缓发动。经过了一站,两站,三站……

“嗨,你好!能问你几个问题吗?”张楚云终于还是决定把握住机会,择日不如撞日。在说话之前,他的脑子里已经蹦出了无数乱七八糟的成语,那几乎是他所知道的所有成语词汇,连“十动然拒”这样的网络词汇也蹦了出来。

女孩显然被身旁陌生人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了,一脸茫然。不过她还是不失礼貌地点点头,轻声“嗯”了一下。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吗?”

终于,张楚云问出了这个在他心里酝酿了很久的问题,然后盯着对面女孩明亮的眼睛,希望从她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女孩眼睛里的惊讶还没有完全褪去,不过脸上却露出浅浅的笑容,“不是。”女孩给出了一个让张楚云略感失望的否定答案。

虽然这与他期待的答案截然相反,不过好在他计划得比较周全,对此也做了应对措施,不然木讷的他就只能杵在那里独自尴尬了。张楚云自顾自地向女孩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告诉女孩他的名字,在跟她处于同一座大厦的公司工作,经常跟她搭乘同一班公交车,然后表达了想认识女孩跟她做朋友的意愿。

在张楚云的设想里,如果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那么他会故意省略掉自我介绍,用陌生人的身份邀请女孩,并向她解释这场约会是一场生活中突如其来的“冒险”。他自认为这是他设计的十分具有浪漫色彩的搭讪问题。

女孩在听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微笑,不过眼里惊讶的神色不停地闪烁。女孩说她有点近视,但是平时不喜欢戴眼镜,所以从来没注意到他。

这让张楚云更加有些失望,因为原本他还一厢情愿的认为他们两个人是“熟悉的陌生人”。不过张楚云还是决定要迎难而上,“现在,我们算是认识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眼睛盯着女孩的表情——还是微笑,没有流露出反感。

女孩点点头。

“那么,我能请你看场电影吗?”这才是张楚云所有问题里最关键的一个。

刚刚还只存在与女孩眼中的惊讶瞬间扩散到了脸上,她用左手捂住嘴来掩饰这种惊讶,不过很快表情变成了笑容,两颊泛红,女孩反问:“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时张楚云也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不再拘谨:“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我可是很认真的。今晚七点半怎么样?”

女孩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张楚云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更加好看。女孩说,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突然地邀请她看电影,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其实张楚云从她的反应就已经完全推测出来,不然也不会被陌生人的搭讪惊讶成这样。

女孩也大方地向他作了自我介绍,还直接问他要了电话,并且回拨给他。张楚云记下了女孩的电话和名字——苏蔚林——真好听的名字,张楚云在心里默默地想。

女孩说,如果她去不了的话会打电话告诉他的。

很快,张楚云便到站了。临下车的时候,张楚云还对女孩说他七点半在约定的影院等她。

她笑笑,冲他挥挥手再见。

回到家,张楚云匆匆吃过晚饭,短信铃声突然想起。不出所料,是女孩发来的:

Hello,我是苏蔚林。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我想了想,暂时还是没办法接受跟男生刚认识就一起出去玩的新潮交友方式,感觉太突然了,尤其还是晚上。不好意思了朋友!

短信的最后是一个大大的笑脸表情。

没关系,是我太唐突了,这样的方式确实有些过于冒险。来日方长,以后应该还有机会。
回复完短信给女孩,张楚云心里感觉一下子轻松了。他觉得这样也挺好,至少不用担心因为昨晚的睡眠不好在看电影期间睡着了。

张楚云把刚才吃饭用过的碗筷洗好,放进餐具橱,擦干手,看到桌子上的手机状态灯一闪一闪。女孩又回了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嗯呢。”

张楚云躺到床上,他想先睡一会儿。因为昨晚失眠睡得实在太少了,白天一整天都没精神。他突然想请半个月的长假出去旅行,从开始工作到现在他从未请过超过三天的假期。他想去兰州,他听说兰州是一座空气中都弥漫着拉面味道的城市,而他特别喜欢吃拉面;他还想去雁门关,看看天下第一雄关的气魄;他还想去三峡蹦极,以前他在电视节目里看到过;他还想去……

反正已经开始了一段冒险,也不在乎多来几段了。不是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