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情怀饭的《诛仙》

《诛仙》写成至今仍拥有如此多的拥趸,没别的,就是吃情怀饭嘛。

当时我一同桌,整天在宿舍安利《诛仙》,说自己连续读了不下五遍,每每看到碧瑶死,即要迎风洒泪对月长吁。那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读了几个疗程。

读完后我很不理解这有什么好的,比传统武侠差远了。就我看来这本书不管文笔还是故事,都谈不上出彩。

时间:不明,应该在很早、很早以前。

地点:神州浩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

这世间本是没有什么神仙的,但自太古以来,人类眼见周遭世界,诸般奇异之事,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又有天灾人祸,伤亡无数,哀鸿遍野,决非人力所能为,所能抵挡。遂以为九天之上,有诸般神灵,九幽之下,亦是阴魂归处,阎罗殿堂。
标准的网络小说开头,阅读感受就像打开了汽水盖,二氧化碳滋滋往鼻子里钻。神州浩土、天地不仁、狂风暴雨、阎罗殿堂,不断给你灌输这些寓意宽泛的意象,喧宾夺主,实际上对故事内容毫无建设性帮助。窃以为要讲好一个故事,得先学会娓娓道来的本事。有时候作者像个妓女,若隐若现欲说还羞是她终生需要修的课程。那读者还没硬呢,作者上来先把裙子掀了,真特么煞风景。

好的网络小说开头,我推荐《鬼吹灯》,天下霸唱那才是真正的练家子。

再说回《诛仙》。因为很早之前看的了,有点忘,所以刚才顺手百度了一下。我看资料里有称它是“网络三大奇书之一”、“后金庸武侠圣经”,这不排除是运营方为盈利刻意制造的噱头,但这样睁着眼说瞎话真的好吗?

《诛仙》的故事底本是金庸小说,然后我确定大批迷《诛仙》的人是没读过金庸全集的,这也是它的投机取巧之处。他发掘到了金庸的潜在读者。对,我说的是发掘,而不是抢。因为本身这些人也是不会看金庸小说的,然后萧鼎做了一个金庸故事大杂烩,给它披上仙侠外衣,用网络语言重述了那些曾感动老读者的故事,再将它讲给后来的人。单看这一点,我是赞扬并佩服萧鼎的。

《诛仙》开头上山修行那段,走两步就能踩到《笑傲江湖》,灭门、拜师、单相思,桥段很老了,田灵儿就是岳灵珊啊。

“七脉会武”那里应该是借鉴的《神雕侠侣》。

再往后张小凡和碧瑶被困滴血洞,绝地求生,有没有觉得很熟悉?张小凡练成了第一卷天书,脱困而出。天了啦,张无忌学会了乾坤大挪移。

这些东西,金庸读者看了大概都能感受到,非金庸读者应该会觉得故事曲折离奇。

即便这样,也能够看出萧鼎的用心。前两部的故事一直是环环相套的,不急不徐,脉络分明,应该是有大纲支撑。但是写到后来写崩了,沦为了用干掉BOSS来搪塞结尾的小说。

设定一个隐藏BOSS,结尾把他干掉,这是《仙剑》风。但是《仙剑》是游戏,打怪升级无可厚非,拜月必须打,玄霄也必须打,因为总不能一直放剧情而玩家无作为吧。可是小说不一样,《诛仙》写道,那么最后是要证道的。BOSS死了证不了道。而且把BOSS压到结局,作为全书高潮,所有的看点都托付到一个人身上,是很冒险的。解决不好,就是烂尾。你看《笑傲江湖》里的岳不群和《沧海》里的万归藏,处理的都不算妥当。而这里,《诛仙》无疑是更失败的。

不得不提的一点,是《诛仙》刻画人物的标签化、样板化。

碧瑶痴情、鬼厉残酷、陆雪琪冷艳。开头这样,写到底还是这样,我甚至看不到人物情感流动。

我尤其不能容忍的是,碧瑶痴情,她是一直痴到底,没有原因的。《诛仙》给我的感觉并不是说碧瑶爱张小凡,所以痴情,而是因为作者设定她痴情,她就痴情。鬼厉也一样,并非因爱魔化,而是作者稿子里本来就打算让他魔化。这种完全不顾书中人物自洽性,完全不给铺垫,作者肆意妄为的小说,请容许我说一句,这什么J8玩意儿。

这本书以写情著称,而我觉得这情是他写的最失败的。

同时这也引出了网络小说的通病,脱不开大纲。人物在写到纸上时,是需要被尊重的,他已经不是作者心中的人物了。你想写的并不一定是你该写的,不节制的作品总归不好。

《诛仙》的文笔勉勉强强,有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水平。其实我这是在夸,因为很多网络小说作者的中文是达不到九年义务教育水平的。但是不必太捧萧鼎的文笔,风花雪月刀光剑气,无甚意思。

而作为网络小说来说,《诛仙》还是很成功的。毕竟就是写来中二嘛,毕竟中二的同时也赚到钱了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