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之公交车站

热。
浪一般的热。热一般的浪。

热浪中,吴四妹却并没有立在站台上,左手勾着一条武昌鱼和白条鸡,右手挎着一篮子菜薹,如一杆标枪站在站台47点43公分处,如龟山睥睨江水。
她斜乜了一眼站台上穿高跟鞋的女白领,戴红领巾被晒蔫的小学生,拉着手的小情侣,鼻子里喷出冰霜来。
是的,即使是三伏天,她也能喷出寒气:不堪一战。他们都不是可堪一战的武者,这样的人是不配称为抢座者的。

抢座,是江湖中最普通的武功,然而这样最简单的招式,吴四妹已经浸淫了五十三年,从她七岁第一次坐公交车就开始了。
七岁,七岁的时候有些人还只是三好学生。

所以吴四妹有理由骄傲,也有理由站在站台前47点43公分处。五十三年的修炼,那里早已经被磨出了一双深坑,她本已不用施展全付精力应对。

江湖,本该如此寂寞。

她却不敢怠慢,她甚至微微有些出汗,她出汗当然不是因为她定力不够,而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跟她一样的胖女人。

一样的的确良白色碎花短袖,一样的大红色bra,一样的尊贵桑蚕丝荷花长裤。吴大妈的本能告诉她,她一样是练过的。

不一样的是,她的手里没有菜,她没有买菜。

吴大妈的心里有些懊悔,她不该买菜的。抢座,本是高手的比试,任何一个疏忽都会导致失败。

吴大妈看到她嘴角浅浅的笑,是的,她同样是高手,所以她同样站在站前47点43公分处,不占吴四妹半分便宜,也不给她半分机会。

吴大妈想起四年前的刘三姐,当年也是在这里,被自己所败,只因为她手里多拿了一把扇子,一把跳广场舞的扇子。

江湖,总是这么残酷。

吴四妹闭上眼睛,她看到王座的崩溃,她看到鲜血漫过了龟山蛇山,她看到烈日为新王加冕。

吴四妹睁开眼睛,536双层大巴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避过两辆出租车,漂移到二位大妈面前。

是的,不是所有的536停车用漂移,但停车用漂移的536是公交车中的王者,正如吴四妹是抢座者的王者。

这样的公交车配得上见证王座的更替。

吴四妹已经准备坦然接受自己的死亡。

“欢迎乘坐536次公交,投币1。2元,一卡通1元。”

“你吓老子,一卡通呢。”那个大妈忽然翻起自己的荷包。

吴大妈一个箭步纵身跳入公交车,依旧身轻如燕。

身后的江湖,纤尘未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