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的能力

这里的“情”,并非指男女之情,而是指情绪。

情绪的范围太广,愤怒,恐惧,求关注,求存在,求回应,这些都是大部分人所常具备的,不过有些时候,真该学会去适当地忽略这些感受。
只是很多人读了很多的书,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控制情绪的能力越来越差。我也是个喜欢阅读的人,在社会上跌跌撞撞了几年后,才渐渐摸索到了这条只读书绝难学到的技巧。

培养这种能力,读书永远代替不了真实的体验。

在温哥华厮混几年,有幸见识到了很多领域的精英大佬,有些是往昔叱咤风云,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与他们相处聊天,发现这些人有一个共通点——在他们身上极少觉察到情绪的变化。哪怕是偶尔讲起往事,说到惊险万分的情节,也不过是淡淡一笑。
我一开始也以为,他们是已经取得了这个成就,已经有足够丰富的体验,承受风险的能力足够强,因此才具备这种特质。

直到后来,我想起了D君的故事。
D和我是十几年交情的兄弟。高中的时候我瘦小羸弱,去外地读书,一开始被当地的孩子欺负,他和我平时关系不错,看不惯,就帮我教训了对方。后来有一次我俩被一帮人围攻,我吓得发抖,但他们揍D的时候,我拼着血气之勇喊着,你们别打我兄弟,说完要冲上要拼命。他拦住了我,说,让他们打吧。转头跟对方认怂道歉。我事后说你咋这么怂,大不了就拼命啊,他笑笑不说话。
过了几天,当时揍过我和D的人中,为首的四个人陆续退学了。后来才知道,他通过舅舅找了一帮道上的弟兄,凑了满满两中巴车人,挨个找到了那四个人的家,当着对方爹妈的面,一一把对方开了瓢。
不讨论对错,多年之后想起当时热血的场景,才越发觉得那时候D的做法是最优解。但是能够保持这种冷静的有几个?
他家境一般,但是我丝毫不怀疑他会出人头地。果然,他在大学就开始创业——摆地摊。哈,我当时在北京魏公村摆地摊的经历就是跟他混来的。附近北外北舞的姑娘多,因此主要卖高仿的包包和围巾。我被城管捉过几次后就战战兢兢,不想干了,觉得丢不起这个人,很快就去了南方发展。往后陆续收到他的消息。在几个月后他跟我说,有个城管和他混熟了,会在检查前和他短信通知一下。再几个月后,他用赚的钱买了一辆高尔夫,在路边直接把后备箱敞开,里面放满货物卖,随开随走。到后来,来摆摊的人都纷纷模仿这一点,成了当时08年北外后街的一景。而D,已经利用平时积累的信息和资源,开始做起转租的生意,并最终在北京扎根。
到底是先有这种忽略自身情绪和感受的能力在先,才比较容易获得成功,或是因果相反,各位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了。

不是在说鸡汤励志,而是在生活中挣扎了之后,才知道绝“情”的必要。
我的工作是地产经纪,看起来收入尚可,但是温哥华的注册经纪有一万两千多个,能够最终活跃在这个行业的,不足十分之一。因为这行太苦了,客户逃单甩经纪不必多说,我见过最长的战线有拉到两年的。就是一直被吊着。我曾在冬夜去机场接过客人从国内托运过来的宠物狗,并且在为此客人服务四个月后,对方仍然甩掉了我。
没有绝“情”的能力,早就崩溃了。

想起了很多朋友常常和我抱怨:
“老板今天怎么又批评我了,处处都看我不顺眼,同事处处笑话我,真憋屈,老子不干了,回家去。”
“好不容易回家过年,爹妈整天唠叨,催我相亲结婚,还是去上班更痛快。”
他其实到哪里都觉得不自在。

对付拖延症也可以用这个办法。做事拖延是因为内心有逃避的情绪,想去逃避本该做的事。
但你想要逃的,终将会去面对,并且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摆脱过。
最好的办法,就是忽略掉内心的恐慌,挣扎和对话,直接去做。
不去瞎想,不去多说,只是去做,你内心自然就会有力量。

这个道理,严格讲来,在古书中是有的,虽只是微光一现: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德经·第五章》
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太上忘情。〖词素解释〗:忘情而至公,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

“主都知道,主不在乎”

另,无“情”的人,未必无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