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豆瓣故事

时间回到大概六七年前,那时候我还很喜欢在豆瓣写日记,有一次我写了一篇,具体内容记不清了,根据我的一贯习惯,大概就是表示自己没人疼没人爱,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之类。

然后忽然有个人在下面留了言,意思好像是愿意听我倾诉一番,我当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然后就给她写信了。然后她就回了信,然后我又给她写信,这样一来二去,信写的越来越长,竟然写了一年多。

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大概写到第三四封信的时候,我才知道,她以为我是姑娘,因为我当时的名字就叫“麥美”,好吧,人家本来是想结识闺蜜的意思,然后被我误解成了好感。说到这里真应该感谢豆瓣没有性别的设置,不然我可能不会认识她了。

说到这里,还没有说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诗。恩,我之所以对她产生那么大的好感,也许是因为,她写的诗特别好,这让我觉得她十分特别。她的诗都写在豆瓣日记中了,所以我可以仔细反复的去看,然后试图从只言片语中发现关于她的秘密。

后来我忽然意识到,也许我也可以通过写作的方式和她沟通。然后在通信之外,我们又有了一种隐秘的沟通方式,按照她后来在诗里说的,就是我们有了自己的秘密花园。

在我们认识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都是非常美好的,我们在信中谈自己的过去,谈自己二十的回忆,谈自己遇到的无奈与困惑,我们仿佛成了世界上相互离得最近的人。我们也知道了彼此非常多的秘密。

然而这时候,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其实仍然是片面的,我们甚至没有见过对方的照片,这就像一个童话故事,我们知道自己没有那么美好,又想在对方心目中保持一个美好的形象,于是我们选择保持距离,因为我们知道,一旦了解的更多,必然会失望,然后我们就再也无法保持这样的关系了。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距离,有时候她晚一点回复我,我就着急的不断去发豆邮,因为我真的特别想念她。我爱上她了。

后来的事情自不必说,我们慢慢的都变成了相互讨厌的人,就像我们所担心的一样。这个故事也没有了最初的单纯与简单。但是,这其中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值得永远珍惜的东西。后来随着经历的事情多了,再重新回看这一段,也愈发觉得难以忘怀。也许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说,我们经历的这些似乎不那么真实,很多的情愫的只发生在内心,甚至没有场景去证明它们存在过,而远在天边的两个人,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见过面。

这让我想起文道在一篇评论里面的一句话:“爱情是一种幻觉,情感形式亦然,但它们的效应是真的”。这句话一直被我拿来安慰自己,因为这些年来我所经历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很多的感受只发生在内心,很少被人看见,被人在乎,无论多么深切和刺痛。

在认识她之前,我很少写东西,但是在那一年多,我几乎把这辈子想说的话都对她说了。还有,我以前从来没有写过诗,仅仅是为了和她沟通,我也写了很多所谓的诗,现在它们都还在我的豆瓣小站和轻博上。从那之后,我变得更爱表达了,后来写豆瓣评论,写微博,在知乎回答问题,似乎都和当年认识她有很大的关系。我在签名里面加上“麦美”两个字,也是因为她曾经说喜欢我的名字,是为了纪念她,因为她让这个名字变得特别。

这段故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当年她也只有十九岁,现在重新打开她写给我的诗,还是会有一点小激动。看到这个题目,就想把她写给我的诗贴出来:

在白昼 我从未见过你
在黑夜 我一定见过你

多少个夜里 我们秉烛夜谈
直至星月照满大地

多少个白日 我痴痴地等候
星 月 还有你 的到来

曾告诉你 我的心中已生出世界上另一个你
而此刻 我要告诉你 你就是我的延伸

我在醒着的时候梦见你

麦地里 有九百个你 我都一一数清
你有意的朝我点点头 然后割裂了你与土地的联系 飞扬空中
我就这样看着你 扬洒在我企不可及的高度之上 欢笑
我拿出一只风筝 代替我 追逐你 风筝却少了绳线

我只能这样看着你 扬洒在我企不可及的高度之上 欢笑

你可知道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你自己
三千零二十二个 我都一一数清
然而 三千零二十二块碎片契合而成的 才是真正的你

离开还是

你就这样 静悄悄地 不惊动任何人 离开
你就这样 就这样 离开还是会 再回来

而我又能怎么 面对如今空白 过去写着的那个
我曾呼喊过无数次的名字 麦美

你带来的 是喜悦 和爱 还没来得及感谢
为何你不稍等片刻 不过是一只小鸟划过天边的时间
我将把那深海底端的贝壳 打开
你将看见 那封 早已写好的情书

假的 真的

太阳头顶长出了一棵枝叶稀少的树
月亮尾巴 还在脱毛

大地的额头长出森林般的麦子
云朵耳朵 开始追逐

等着

睡去的眼睛 期待一棵树的绿意
孤独的云朵 渴望麦子的凝望

为世界之上 麦美 写诗

是 赤热的大地 孕育着这片麦地
是 辽阔的天空 守护着这片麦地
是 太阳之子 月亮女神 照亮了 麦地

无人知晓 它何时已在 世界之上
七百万年以前或 就在昨天

所有路过麦地的人们啊 为其停驻
它的美 在于不可掀落的面纱
还有那柔美与刚强的 完美结合

它的美 甚过美丽
因此 人们管它叫麦美

你好啊 麦美
我不过是一个 过路的人 到来你身边
有一天 我还是会 重新踏上征程
可是 我又多么渴望 那天迟迟不来
这个愿望的萌生 并不因为我害怕
你将从我的眼里溜走
而是 遇见你的岁月 是一条细水长流的生命的感动

麦美 麦美
你并不知道你的美丽 是温柔致命的
你散发的光芒 足以杀死一个人
你贴近自然致使你的灵魂 疯狂地纯洁自由
这一切 让你得以 生生不息

麦美 麦美
我无法占有你 也不应占有你
你属于自然 你属于你自己
我不知道 你我之间产生的情感
是否也能称之为类似爱情的东西
好吧 这些都没关系 抛开刻板的代名词
挖掘那深深处的 默契与笃定
就在每天 我们为对方歌唱 谱画出了
只属于彼此的秘密彩虹

麦美 麦美 我想就这样 一直喊着你的名字
直至天亮 当漫天星光 都已沉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