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生活多么艰难,也要活得有尊严

我所生活的城市,有一条非常繁华的商业街。
商业街是一座城市的面孔和形象,也是人流财帛集中之地,所以往往是警察城管与乞讨人员的必争之地。
但是就在这条街上,曾经长期存在过一对卖唱者,他们唱戏的时候,警察城管从不驱赶,也禁止其他乞丐来骚扰抢地盘。
这是一对老夫妻,都已双目失明,老头会拉二胡,老婆儿会唱几句二人台(我们当地的一种地方戏),在我刚上班的时候,就见过他们卖唱,说句实话,唱得相当难听,我是完全听不懂也听不下去的,如果单以歌声而论,我觉得应该按照《噪音污染防治法》处以罚款。
有一年我们这里搞什么精神文明城市评比,大家都懂得,街头乞讨是重点打击对象,这对老夫妻被送到了社会福利院。
但是他们后来坚决的拒绝了福利院的照顾,又走上了街头。
他们说:”我们是卖唱,不是要饭。“
我是听我管片儿的同学说起的这件事,因为他这么说,我突然对这对老夫妻产生了兴趣,我就特意去观察他们,一年之中,我大概去看过他们十几次。
这对老夫妻并不整天在街上乞讨,他们的作息随着季节而有所变化,冬季一般就是在午后比较暖和的时段,其他三季基本都是下午三到五点之间,老头手里拿着二胡和盲杖,哒哒哒的在前面开路,老婆儿一手拿着暖壶和毛巾,另一只手挽着老头的胳膊,怯怯的跟在后面。每次他们都是站在十字路口的中间,会有附近商场的保安把他们领到合适的位置,然后老头坐在马扎上,老婆开始唱,他们没有开场白,总是突然就唱了起来,也可能想说的话,都在这戏里面吧。唱上几分钟,老婆儿的气力不济,就要休息,然后老头会自己再拉一阵二胡,说真话我不懂乐器,不过二胡比老婆儿唱的还好听些,只是曲子太单调了,我每次去,都只听到一曲《二泉映月》。
他们的收成并不固定,据说之前还发生过钱被路过的小偷拿走的事情,不过附近几个商场的保安大哥主动承担了保护他们的责任,我就见过这几个大哥在收摊的时候帮助清点零钞,他们唱戏的时候,这几个大哥是固定的观众和守护者,我见过一次有一个小孩儿乱跑,差点儿撞到了老婆儿,被一个保安大哥一把拎到一边。
路人很多,但是真正给钱的并不多,听保安大哥说,最多时一天的收入,也就几十块钱。
除了跟老婆说话,这个老头几乎不怎么说话,但是你扔一个钢镚儿到铁皮罐子里,他就会跟你说一声谢谢,放纸币是不行的,因为他听不见。
后来我每次去,就提前准备十块钱的钢镚儿,等到他们唱完,一把都扔下去,罐子里叮当乱想,他们听着也许会高兴一点儿。
我看到有些人会送给他们各种各样的东西,有人送过半只烤鸭,有个派出所的老协警给过半瓶酒,有大妈送衣服的,也有小孩儿恶作剧往里面扔玻璃球,游戏币的,最有意思的是亲眼见有人送他们一个小手电,我当时还问那个哥们儿,他们是盲人,你看不出来?那个哥们儿说,晚上用,让别人能看见他们。
不过到现在,我已经有五六年没见过他们了。
我觉得这样的人,活得有尊严。
我从心里尊敬和怀念他们。
我总是想起他们说的话:”我们是卖唱,不是要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