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问《红楼梦》

一:出卖巧姐的狼兄到底是不是贾芸?

巧姐判词里有一句,虎舅狼兄。高鹗续书里把狼兄派给了贾芸,这一点我初读不信,再读,三读,百读,还是不信。

贾芸和小红,是大观园的另类。他们都很有“心机”,为自己不尴不尬的地位筹谋,费尽心思。小红在怡红院得不到重用,后得凤姐赏识跟了她去,凤姐算得上小红的职场贵人。贾芸家道中落,经济窘迫,连个贾府家奴也不如。靠奉承凤姐,赚得一分半分,维持家用。这两个人的情投意合,不似主子们恋爱,也不似奴才们苟且。是一心一意的打算,要做长久夫妻的。他们的共同处是:有见识,有口才,有魄力。在脂砚斋的点评里,80回后,有“风雪狱神庙”的情节,是说贾府败落后,凤姐与宝玉下监狱,小红在雪夜探视。从这更可见,小红除了有心机有魄力,还很有侠义之心。如若贾芸是那种攀高踩低,背恩忘义,甚至恩将仇报的小人,小红哪个眼睛能瞧得上他?

那么狼兄是谁?虽说曹公写的是小说,但我们也知道他善于用伏笔。贾府家败人亡时,是刘姥姥这个受过凤姐小恩小惠的人,救了巧姐。而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和凤姐打秋风时,和她形成对比的是宁国府长孙贾蓉。论亲疏,贾蓉比贾芸更当得起“兄长”角色。论关系,凤姐与贾蓉似有暧昧。虽没正面描写,但搞贾瑞那次,凤姐是请了贾蓉出面的。后来贾琏偷娶尤二姐,事发之后,凤姐对着贾蓉说“这回可知道你了”。两人关系是宗亲,更似死党。但贾蓉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和凤姐好归好,背后捅刀子的事没少干。

所以在我的判断里,狼兄更似贾蓉,而非贾芸。从脂评推测,在贾府落败之后,袭人蒋玉菡供养过宝玉宝钗。而贾芸小红,也照看过凤姐。在大观园一堆主子和一群奴才中,贾芸和小红,活的更像人。

二:黛玉到底小气不小气?

初读红楼,印象最深的就是林妹妹的眼泪。那份孤高,尖酸,实在令人无法欣赏。但读的越多,就越理解她。

黛玉的敏感源有两件事:一出身,客居贾府。二情感,与宝玉的恋情。第一件,林如海探花出身,主盐政,是个肥差。从家世,到实权,都不比贾府差,甚至会高一筹。林如海又没有近亲,何以他去世之后,林家家产不翼而飞,一点踪迹也无?从黛玉的描述里说,一纸一饭都用的贾家,完全是寄人篱下的姿态,这不合常理。黛玉并非一点不懂人情世故,她心里未必没有怀疑,只是她说不上话,也没有办法去争,只能被动接受。惨不惨?惨!

宝玉的性格是,情不情,对万物皆有情,也就是一种无情。黛玉最初没少为他伤心,也没少说刻薄话。但是宝玉挨打,那句“你放心”之后,她可再有过刻薄揣度之语?与宝钗一番深谈之后,可曾再有过嫉妒之语?一味指责一个恋爱中的女孩子,爱吃醋,小心眼,当真不是欺负人吗?

好,抛开出身和恋情之外,黛玉是什么样子的呢?宝钗差婆子雨夜送燕窝,她让紫娟拿酒给她暖身,又给钱。妙玉目下无尘,出言讽刺,她知她性子,也并不计。她对宝钗是心悦诚服,连带着对宝琴,对薛姨妈,都爱敬起来。香菱一个最不起眼的女孩,向她请教诗歌,她不厌其烦,悉心教导。她对紫娟可没有主仆的样子,因为她本不拿自己当主子。黛玉风趣,博学,可爱,平等意识,有生活情调,优点一箩筐,你偏要盯着她小女孩时期的小性子,也挺不客观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