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压力对话

春节年假休完回来,领导找我谈话说,两周后要开的年会上,优秀员工的个人事迹还是希望用一个视频短片来表现。
本来春节前,年度优秀员工的名单一直不能确定,我就已经和领导示意过多次,这件事拖到年后可能就不能拍短片了,只能使用最基本的PPT做展示。
我本来以为领导也非常清楚这个艰难的状况,但没想到周一晚上名单确定之后,周二一早得到的还是原来的要求。
这个决定一出口,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头炸了。

每一年做年会,我都是核心的策划人员外加现场打杂的执行主力,此外还兼职做着主持人。
曾经一举创下七个环节主持六场的心酸记录,领导给的建议是:你只有挖掘到了接班人才能放下这个话筒。但男主持本来就少,而且所有的培养都有风险,也都需要练习,作为一年一次的年会,哪那么容易找人接手呢?

我并不害怕主持,也不反感去做现场执行,只是那时候会苦于自己真的是分身乏术。
所以每一年做完年会,都觉得自己好像被扒了一层皮一样。

今年的年会压力尤其大,因为年前有很多事项一直不能确定,所以年会改在春节之后开,这就导致许多东西都要调整,包括前期的宣传物料印制准备、现场的布置、礼品采买,节目的排练,主持人的台本撰写等等,这些都已经让我觉得心力憔悴了。

此外,今年是集团成立十周年,我还不怕死的要制作一个十周年回顾的视频短片,为此已经在年前采访了不下二十多位高层领导与同事,本来想着年后回来还有一周多的时间可以来搞定它,但领导的这个决定就意味着我不但要做好这个短片,还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再拍视频八个短片。

我要在一周内,不!应该说是四天之内就要协调好外面的拍摄团队,做好八个人的前期沟通工作,确定好统一的拍摄时间,做好每个人的背景调查并写好八个人的拍摄脚本,并且为了节省经费,最好能统一集中在一两之天完成集中拍摄。然后还要在下周两三天之内就要做好剪辑以及片头包装工作。

做不完!肯定做不完!
这个负面的想法在我脑子里一直都在打转,而且越来越清晰。
但我深深了解直属领导的性格,更明白没有一个企业喜欢接到任务就直接拒绝的员工。
那么怎么办?

先去做执行,至少先去执行看看!
我先和拍摄团队进行了第一轮的沟通,但对方的时间也很难协调,只能给出周日一天的拍摄时间。

怎么办?按照常规的操作经验,即便一天从早晨八点开始拍,一直拍到晚上六点没有阳光,最多只能拍摄六个人。而且这次还需要拍摄一个团队奖,涉及到现场超过30人的人员调动,一天的时间非常紧张。
现在条件又如此受限,怎么办?

带着思想和情绪上极大的压力,在头脑中迅速确定几个人员时间分配的方案,以及必须要在白天完成拍摄的人员名单,有了初步的想法我开始马不停蹄的去和获奖员工和团队沟通拍摄时间。因为周日拍摄占用的是大家的私人时间,所以必须要提前沟通,让对方方便空出时间,这样以上午、下午、晚上为可转换的点,知道每个人的时间要求,才能更好安排拍摄的时间表,做到不浪费经费、不浪费时间。

但是……第一个沟通的对象就让我大吃一惊。
“对不起啊!我现在不在国内,要下周一晚上才能回国,你看能不能让拍摄团队再辛苦一趟啊!”
当我挂了这个总经理电话的时候,真的体验到了什么叫做“万念俱灰”。
拍摄团队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再来一次,因为没有多余的经费,而且摄影师周一一早就去外地,没人没机器怎么办?
我又不死心地和拍摄团队再确认了一下,并且说明了情况,看看对方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也许会有奇迹呢?
对方的回答非常肯定:不是不帮忙,是真的没有,而且也没有多余的摄影师和器材,你只能自己想办法。

压力,潮水一般的涌来。
最先崩坏的是情绪。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和一下内心的激动,然后去洗手间,把自己关在隔间,把马桶盖放下坐下来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会。
我忽然想起四年前我也面临过同样的状况,那是我才来公司不到一年的时候,当时公司的高端项目要在香港马会做第一场亮相发布会。
受邀参加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高端阶层,公司从上到下所有的管理层都非常重视,但是因为是第一次做如此高端的发布会,全部的人都没有经验,大家难免都有些紧张。

我当时负责活动的执行,包括确定酒店、餐饮、现场环节、嘉宾通知、还有就是与公关公司的对接。
说实话,我是经历过很多活动的人,也服务过大佬型的领头公司,更做过三五百人的活动,但那时我们都有一个团队在支撑。
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我需要上上下下打点,跑前跑后的负责,查缺补漏的确认,一遍一遍的沟通,我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可用,也没有人可以来配合我前期的工作,包括物料的确认、设计方案、现场布置、甚至于酒水等级,我自己并没有做决定的权限,我只能一遍一遍和相关的负责人以及领导去确认,不厌其烦地按照时间进度,要求对方反馈意见最终可以达成一致。

让我绷紧的神经一下子垮台的,是活动前的最后一次碰头会,当时公司的大领导都来了,虽然相关的领导都确认过活动方案,现场环节,以及设计方案等,但作为领导层面的人,其实内心里也都很怕环节出错或者现场出纰漏,所以大家就开始提问,比如这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万一现场有这样的状况,我们要怎么做呢?我开始的时候还在一一解释,但后来随着问题难度的加大,我就苦于应付。

凡事都不可能万无一失,连春节联欢晚会都可能会出现口误或者是现场错误。
做公关活动那么多场,我非常知道,每一场都一定会有一些遗憾,但是领导们并不理解,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战役,所以这焦点就集中在了我这里。
最后问题的火力已经变成了,万一现场有突发情况,比如停电了怎么办?礼仪上台摔倒了怎么办?你有什么预案么?你能有更好的办法么?你能给大家一个保证么?

我就好像同时被十展镁光灯照射的老鼠,觉得自己要被烤焦了。

这时候董事长替我解围说:你们大家为什么都把矛头指向小川?你们要保障应该是自己到现场去问问自己能做什么,能分担什么任务,能帮忙避免什么缺憾,而不是在这里做提问先生。
这件事他不是主要负责人,他只是帮我们去搭建一个桥,做一个纽带,你要他负责?你要他负什么责?

这句话,就好像刺破膨胀气球的刺,我内心里积压的那些委屈、不被理解,一瞬之间都涌上来了。
相信很多在职场打拼的人一定都有过这种感受,就是那种,因为我可以,所以就拼命让我做么?是因为我做的越多,所以就错越多么?所以那些不干活的人才有资格指责干活的人么?

我借口去洗手间,也是如今天一样躲在隔间里,让一次又一次涌上眼眶的泪水压下去,一点一点收拾自己的情绪。

压力,是一个怪物。
战胜它很多时候是思想和情绪上的。
大部分人觉得它难以战胜,是因为很多时候你在想法和脸上就已经输了。
你会觉得失望、沮丧、没办法,难以超越。

那次会议之后刚好是个元旦三天长假,我非常任性地把手机关机了,临关机前给公关公司和相关负责领导发了一条短信,说我要进山一趟可能没有信号。
我决定报名参加一个短期禅修小组,去寺院做禅修。那是十二月的寒冬,寺院在两山中间,下午三点以后,日照的热度就会减少,房间里没有暖气,每个人都穿着大衣,不断地喝着热热的苦茶来增加热量。

我原本以为寺院里的师兄师傅都应该是古装剧里演的那种方丈和和尚,有着慈眉善目的表情和难得一见的袈裟,后来才知道师兄是每年定期来这里帮忙,他就是我们见过的最普通的中年人的模样,不开口之前你绝对想不到他如此深藏大智慧,我听师兄一直在用俗世的话语说着佛法的道理,直到有人开始提问,师兄就沉默一会开始解答。

轮到我提问的时候,我就说了自己面临的情况,觉得现在压力很大,内心有很多的委屈,我说,我甚至都没有力气,也没有信心完成这假期之后的活动,我总觉得一定会失败,一定会出问题,然后自己被当做替罪羊开除。

师兄并没有问为什么我会如此负面的想,或者为什么我会如此消极。
他只是问我,没来这个公司之前,你没拿这份高薪水之前,你做什么?拿多少钱?我回答说,上一份工作在广告公司,一个月拿五千块,扣完税之后四千出头。
师兄又问,在那之前呢?
我说,在那之前我在图书公司,一个月薪水只有三千不到,还需要接很多兼职才勉强做到三千出头,很辛苦。

师兄就笑着说,很辛苦,但是依旧活的好好的,对吧?所以即便你现在在这里失去一切,你也不过就是掉回过去的苦日子而已,但你还活着,不会死。而且你问问你自己,即便这里真的开除你,你觉得还真的能一下子掉到过去的那个水平么?

这句话,我没办法回答。因为我不知道……

那天晚上我们被分到简易房里,因为天冷,所以就专门为我们开了一个小太阳的加热器。
以前来过的人告诉我,其实之前的禅修是没有这个福利的,因为修行本身就是需要接纳辛苦,如果舒舒服服的享受,也许你就没办法打开觉知,开启智慧。
我窝在吱吱作响的上下铺上,一直睡不踏实。
看着被加热器照的模模糊糊的房顶,我第一次觉得那上面藏着一直叫做压力的怪兽。

是的,它吃不掉我,我也不会死,不管我能不能战胜它,我都不会死,也不会比过去活得更糟!

再差,也不会比过去更糟。
这句话成为激励我站起来的加油金句,也成了我鼓励一些年轻人的答案。
有人曾问我,是不是人生要幸福,就必须要吃苦?
我说,吃苦不会让你更幸福,只是让你知道,过去你曾活成那样,再差你也不会比那更差。

我始终都相信人的力量,精神的力量,以及坚持的力量。
当你知道你不会被打倒,而且打倒对方只是一个迟早的事的时候,那你就会莫名多了很多的勇气。
压力,其实最害怕的就是自信。

从隔间出来,我在洗手台一边洗手,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内心反复追问,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么?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纠结于如何战胜情绪,而还没有开始想过解决办法呢?
一定还有希望的,只是你还没找到。

我再次回到工位上的时候,已经心平气和了很多,我拿出一张纸开始画思维导图。
在上面罗列我的安排和解决办法。
这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要基于目前已经确定且无法改变的现状。
目前摄影团队只能周日拍摄,目前有一位重要成员人在国外,目前的一天拍摄无法完成8组人的拍摄。
那么有助于问题的解决路径有哪些呢?
无法参与拍摄的人员延期拍摄,按照他可以配合的时间来拍,那就需要寻找摄像的器材以及可以摄像的人,这是我目前无法解决的,可能需要求助。
去掉这个人之外还有七位也超出了原有的预计,那可不可以修改一下拍摄脚本和拍摄方法,因为有两个得奖者之前接受过采访,如果可以拿之前采访的素材,用剪辑的手法配合奖项去做包装,这个形式领导是否认可?

如果领导不认可,那么可不可以将采访里的精华部分变成关键词,形成他们的得奖理由,之后再依据奖项影片的要求,补充录制一些镜头?这样既节省了拍摄时间,也可以做到达到要求。这一点需要和领导去确认及说明情况。

这样七个得奖者去掉两个还剩下五个人,考虑到涉及一个团队群体的拍摄,现场调动人员时间需求一定非常大,所以可能还需要压缩一下时间,我发现其中一名得奖者和出国的那位领导是一个公司的,如果需要下周拍摄,那可不可以把两个人合并,都转移到下一周呢?

做好了这些思路整理之后,我赶快找领导说明情况以及求助。
领导同意了我的想法和解决方案,两个已经采访过的人先剪一个样片确认一下是否可以达到得奖视频的要求,另外一个周日补拍一个一分钟左右的镜头,同公司的可以合并在一天拍摄。拍摄的器材和人她去帮忙协调和落实,我需要提前和剪辑团队明确拍摄的要求和规格。
这样,我一天只需要拍摄三个得奖者一个得奖团队,补拍另外一个得奖者的部分镜头,提前确定下周的拍摄计划、人员和安排,落实好了拍摄要求之后和下周的拍摄团队对接就好。

当我拿着这个满意的结果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肩膀上的压力消失了。
我看到走廊尽头那黑漆漆的角落,仿佛压力那只猛兽就藏在那,冲我嘶吼着又面带遗憾。
我知道这次你吃不了我。
只要我确认,我不会死,而且我也不会活得比过去更糟。
那么,凡事就总会找到可以解决的办法。

和压力对话,需要勇气,更需要相信。
只要你不断让自己明白内心已有的战斗力,它就会像现在这样,只能嘶吼着站在你对面,却无能为力。
再难,你也会活下去,而且会更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