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美食家

想起初五那天的一件事。初五那天,我要到新桥机场搭飞机回厦门。起得有点晚,没来得及吃老妈煮好的腊排骨,就匆匆赶路去了,已经打算上飞机吃飞机餐。一切顺利,下的士之前我就付完了的士费,在机场大厅里一路左冲右突,寻找最短的队伍,排队,麻利地办好手续,大步流星地奔到了候机室。

大家都知道,候机室一般会有个唯一的餐厅,平时都是视而不见的,但那天我突然被一个人桌子上的餐击中了!
那是一份牛肉粉丝汤,加上一块烙饼,两片西瓜,和一碟萝卜干。全都是我爱吃的东西啊。我眼冒金星地站在那里发呆。大约过了一秒钟,服务员捧着打开的菜单迎了上来:小姐,吃饭吗?

那打开的菜单上,第一页就是这个套餐。我扫了一眼,心中的呐喊振聋发聩:牛~肉~粉~丝~汤~很~好~吃~的!!!!!!

但我的理智仍然在挣扎:“可是快登机了,来不及了吧?”我紧张地望着服务员。
她随随便便地说:“来得及吧。”
我马上说:“那好吧,来一份。”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我要上哪个飞机啊。但是我已经不顾一切了。是的,我决定不顾一切,一定要吃到。

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我归置好了行李,脱下臃肿的羽绒服,叠好放到旁边的椅子上,用发夹别起刘海,等待着我的牛肉粉丝汤。

我的餐,来了。它的模样正是我全心全意期待着的模样,热腾腾,香喷喷。不早不晚,来得正正好。我决定要非常认真地好好吃它。所以,在离登机时间只有不到10分钟的当口,我还是拆开送来的湿纸巾,仔仔细细擦了手。

我来两口粉丝,配一片牛肉,咬一口饼,再拿起冰凉爽口的西瓜解解烫。几口咸,一口甜,几口烫,一口凉,吃得我静影沉璧,渔歌问答,如沐春风。我想我的决定是对的,其他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在已经度过的人生里,一再验证一个想法:当你非常非常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康庄大道就会为我铺开。例如这次,想都想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我并没有拖到广播里喊我的名字。广播里的确开始说话了:xxxxx次航班的乘客,您所乘坐的xxxx次航班已经从xx到达新桥机场,机舱内清洁工作正在进行,大约需要十分钟。

又过了一会儿,广播里又喊:请头等舱和带小孩等需要帮助的乘客优先登机。也就是说,我这种乘客还可以再呆一会儿,直到把最后一口汤都喝完,还可以从从容容,把我的餐盘拾掇一下,再拎上我的行李,闲庭信步上飞机。

我相信,那个时候,机组人员在机舱里,都握着手里的扫帚抹布什么的,停了下来,望着我微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