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大学时光的迷惘岁月

1

这是南方深冬之夜,室外寒风凌厉,如同被冤死的孤魂野鬼发出惨烈的叫声。

晚上十点多,室内灯光幽微,我刚洗漱完毕,准备完成未完成的作业和英文题目,拧开台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室内没有空调,我身穿的外套单薄,无法抵御寒气的逼入,冻得直哆嗦,这时衣兜里的诺基亚手机发出了叮叮叮的几声脆响,是一条短信,我顺手打开,简短的来自异地高中同学的几个字,天冷加衣。

我突然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犹如受了委屈的孩子,眼泪汨汨顺着脸颊流下如同一条小溪,没有发出声响,这是我离开父母远离他乡求学的第一个寒冷冬季……

2

还记得刚来这个城市上学的那天,是兄长送的我,父亲和我告别,他不善言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搪塞了一些衣物和零碎食品给我,嘱咐了一句“好好学习”便不再多言。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舍,甚至急切地想要远离这个我自以为的死气沉沉的村舍,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

九月初,太阳鼎盛,炽热如焚,在这样的日子,我离开了老家,挣脱了父母的怀抱。

当时的我年轻气盛,以为这个地方太小,已经藏不住我的野心和梦想。年轻的我们动辄以为可以掌纳全世界,这是多么的不知天高地厚。

我上学的地方是湖南的一个三线城市,但那时的小城市也让我误认为是整个世界。刚到学校,就被它如同迷宫般的路线所惊诧,大学也太大了,是高中的几十倍。后来去过其他大学后才觉得原来我们的学校比较小。

学校建在山坡上,背靠青色山峦,大片绿色草甸,前方视野开阔。

我选择的专业是中文系,一入学我便即刻上网搜索了专业信息以及未来将会是什么类型的工作,什么文秘、助理、记者等等跟文字处理有关的工作,着实令我堪忧。

作家什么的当时肯定是连想都不敢想的,那时对我是太虚幻的东西,目前手头的文字处理技巧都还没有学会呢。

当时也未知自己喜欢什么,只好终日上课认真听课。我上课一般都喜欢坐第一排,这样不容易玩手机。

但一个月后学习陷入平淡,终日平奇的听课,偶尔和室友闲聊,和同学聚餐。那时我已焦虑起来,这样学习下去,几年后,我会度过这个怎样的大学?而大学过后又会有怎样的人生?内心的忐忑不安无处寻觅答案。 人生、未来、梦想、职业工作,这些对那时大一的我来说实在太困惑和迷惘。

3

那天坐在一辆颠簸的公交车上,邻座的一男一女聊起了同学的工作情况,男的说,我有一位同学找到了五千元的工作,真是厉害。

那是我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里动荡不安。我并不物质,只是薪水、金钱是一个最低的保障。若靠这点微薄薪水生活,我们究竟会过得有多艰难。而年轻时的理想,又怎么去实现。而现实却是如此残酷,不留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

那时我觉得英语口语很重要,心想,这辈子必定会出国,同时也能为未来的工作增加筹码。如若不能掌握这门语言,心底必定会留下许多悔恨,于是去书店买来了口语教材,拿着教材开始学习起来。

如同高考一样,每天早上六点多钟,天还未亮,便起床。起床的时候唯恐惊扰到同寝室的同学,只好小心翼翼地下床,轻轻地拿起杯子刷牙洗脸。火速赶出寝室,在学校找到一块空地背诵起英语文章来。

每天晚上,同寝室室友已经躺在床上进入梦乡,我只好打开台灯,在幽微的白色灯光照射下,完成作业,查找资料。直到疲倦后才爬上床。

那年,这个城市的冬天来得早,十一月份的时候就下起了冰雹,特别冷,但依旧风雨无阻地倔强着。我穿的衣服不厚,还未买冬天的保暖外套,只好在冰冷的天气中哆嗦着。为着卑微的生活和理想。

但是,这样学下去什么时候能够到头呢,这样努力一两个月,毫无成效,甚至我认为是在浪费时间,却又找不到可靠的方法。

4

前几天母亲刚给我打完电话,询问我这边的天气怎么样?需不需要钱?

我哽咽不语,我很想告诉她,我很需要钱,钱在这里真的完全不够用,买些书吃点饭一个月生活费差不多了,同学生日都不敢送礼物,但我终究不好意思没有开口,我深知他们辛勤工作已不易。我也很想告诉她,这边的天气冷得要死,前段时间还下了冰雹,但还是不想让她操心,只是敷衍说,还好,不用太担心。

原来,到了外地,真的只能自己管自己的死活,不能再太多依赖父母了。

他们已为我付出诸多,母亲依旧在广州的一个小工场里做着工资低微的清洁工工作,父亲独自一人在老家务农,一想到这些内心就开始悲怆起来。且他们把一生的幻想都寄托在我身上,望我能帮助他们成为现实。

我很想让他们有好生活,

我希望他们能够早日团聚不再分隔两地,

我希望我能够给他们建一个大大的温暖的遮风避雨的房子一家人一起闲聊看电视,

我希望让他们外出时能够搭乘飞机而不再坐拥挤脏乱的火车,

我希望能够让他们穿上自己喜爱的好看精致的衣服,

我希望我能保住他们年轻不老的容颜,

我希望我有条件能够带他们看看外面大城市的精彩和不一样,

而此时的我境况如此窘迫,犹如一只无力振翅飞翔的小鸟,未来的我能够如何报答他们待我的恩情和照料,我无法预料。

5

原以为高中同学都有了各自的新的圈子,新的朋友,甚少联系。我只是突然有了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没有人会陪伴你一辈子,没有一个人。而此时的这条短信,让我明白,即使彼此很少联系,但内心不曾忘记彼此。

是的,天冷加衣。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的残酷,也有一丝温柔,此刻朋友发给的几个普通的字给予我的却是寒日里的暖阳,融化了冰冷的雪,让我看到了光,心生希望。

天冷,加件衣服就好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