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老家

今年过年没回老家。碰到有人问起,我总是说:今年是我们搬进新家的第一年,按照风俗,第一年应该在自己新家里过年;或者,孩子鼻子不好,家里没暖气,怕鼻炎又犯了;再或者,干脆就说不好买票。这些都是实情,但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过年要走亲戚,亲戚们之间见面,所聊的话题不过是谁家儿子升官了,发财了,谁家姑娘嫁了一户好人家,谁家媳妇是个厉害的主儿,把男人和婆婆制得服服帖帖的,谁家姑娘厉害,贴了娘家多少多少,诸如此类的话题,我实在是没有兴趣。听多了甚至会觉得,这是旁敲侧击说我没嫁好呢。索性过年就不回去了,也不用听这些话,等到开春天气暖和了再回去,看看父母,其他人爱见的人就见,不爱见的也不必像过年的时候那样强迫自己见。

可是人没回去,话还是听见了。话是打电话的时候我妈转述给我的,说有个亲戚聊起来,觉得我嫁的人家底太差了,当初应该挑一挑选一选,选个条件更好。我在电话这头有些愤怒,我结婚已经6年了,还有人说这些无聊的话。老公家底是差,可是人勤奋踏实,这些年我们结婚生孩子买房子,从没要过家里一分钱,我家的一根草都是我们自己挣的,虽然辛苦了些,可是日子过得多踏实,不欠谁的人情,不用看谁的脸色,也犯不着算计谁。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把这话转给我听,也许在潜意识里她也觉得我嫁得有些遗憾,虽然她从没当着我的面这样说过。

老家的习俗,抬头嫁姑娘,低头娶媳妇,姑娘们攀到高枝,才算是体现了自己的价值,别人才会评价这个姑娘的爹妈养这个姑娘养得值得,否则就是这个姑娘等于扔到水里去了。所以我们那里的姑娘嫁给别人做媳妇,大都相当厉害,把着家里的财政大权,把婆婆制得服服帖帖的,假如婆婆敢说个不字,那家里一定鸡飞狗跳。逢年过节给双方老人买东西,给娘家亲妈买的与给婆婆买的也一定是天壤之别。现在我们那里都愿意生姑娘,喜欢生儿子的极少,特别是当妈的,都觉得生了儿子以后自己就得受气。

我妈他们姊妹七个,在我们这一代中,十三个孩子里只有两个姑娘,家家都已经娶了媳妇或是即将娶媳妇,婆婆们自然都受到了媳妇们或多或少的蹂躏。这时想作为姑娘的娘家人在婆家人面前扬眉吐气,就会想起我和表妹。可偏偏我选了一个外地的,并且把家安到了北京,他们连男方亲家面都没见着,也不容易来我在北京的家;而另一个姑娘也就是表妹呢,虽然选了一个本地人,却没有一个人看得上那男的——据说家里条件很差,男人工作也不行,挣得少且不稳定。每每谈起这个,他们都恨不得为我和表妹扼腕,仿佛是珍珠卖了白菜价,而他们,也因此失去了扬眉吐气的机会。

跟一个同学聊起老家亲戚的种种,她深有同感。她还没结婚,回家七大姑八大姨说来说去都是要给她介绍朋友,不管人长相如何性情如何从事哪一行,只要家底稍微好一点,他们就说,还挑什么挑,你自己还能找到更好的吗?她说,自己再去亲戚眼里就像一棵大白菜,只能贱价出售,再不把自己嫁出去就只能烂在地里了。而亲戚们还觉得自己是好心。反正不是自己姑娘,过得好不好也不跟自己相干,只要嫁得好,若是有钱,多少总是要给长辈们孝敬的,若是有势,能帮亲戚们摆平这事那事那就更好,即便什么都得不到,只要对方了家底殷实,拿出去吹牛脸上也有光彩啊。

这样说来,我就很庆幸09年我彻底死了回老家的心。刚毕业那两年,没有工作经验,工作不好,收入也低,待在北京觉得看不到前途,我曾一度动了心思回老家算了。恰好老家的事业单位招人,我还回家参加了笔试、面试,当然,面试没有通过,至此我也就不再想回家了。现在想想,不回去是对的,以我们受的教育,怎么能够接受自己像商品一样被别人估价、卖出?在北京,我们两个人虽然辛苦,但生活可以完全自己安排而不必顾忌七大姑八大姨,不必因为血缘关系去恭敬那些不喜欢的人听那些与我们的价值观完全相悖的话。我相信,相比起老家那些完全靠血缘关系维系的关系,生活在同一个(类似)城市的同学、朋友,我们之间一定有更多的共同话题,更能够相互慰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