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唯一的男闺蜜

我非常热衷写身边人的故事。和前男友分手之后,为了吐槽他,写了两万多字的爱情小说,并为他配备了一位女主角和男主角。江珉为了我回老家过年而请我吃了一顿送别宴,随口说的一句话被我扩展成了一篇脑补到了十年后的文章。我本想趁热打铁,也写写我男闺蜜的故事,结果却怎样都不满意。

我想我其实并不想过分揣测他和他的现在。

在我的中二年华,与众不同是我的座右铭。大家都喜欢认哥哥弟弟的年代里,我一早就放出话来“姐不玩这套”。在初恋男友的“红颜知己”把我绿了之后,更是对男女之间的友谊纯洁性存疑。而我的男闺蜜同学,让我明白,纯洁友谊的存在建立在互相看不上的基础上。

曾经我们也是无话不谈的,对于他来说我可能算是除他母亲以外最重要的人。每个星期的固定时间他总是空出时间来给我来个电话,说说近况——虽然我们在微信上也没少联系。

他是个自卑的男生,自卑的原因来自身高和体重,再加上童年时期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负能量爆棚。每次和他对话,我总要开启小太阳模式,用我满满的正能量感化他——之后他的情况有所好转,而我却每况愈下。有时候一个星期已经不足以让我的能量池恢复,我只能故意不接电话避让掉一两个星期,但这不是办法。

于是我开始气急败坏起来,说话不总是安慰了,也尝试着指出他的不足,试图成为一个“诤友”,让他坚强起来。他感觉出来了,总是奇怪:“你最近怎么老是说我不对?”我觉得这个尝试失败了。

也尝试过怂恿他追求他喜欢的女孩子——结果眉来眼去那么久,还是朋友。

其实这样的固定时间点的电话,也让周围人看着不免有其他的看法。

当时的男朋友就很不满我和他的关系。总是用尽办法——找他谈心,找我谈心,试图阻止我们联系。我们也联系的很少了,但我前男友依然不满足,总是在背后挑拨离间我们。我不满,他总是摆出:“我就是男人,我知道男人心里想着什么。”的表情来嘲讽我的无知。

最后——我要跳过那些令人伤心的过程,其中惨烈,只有经历过的自己才清楚——我们如前男友的心愿,绝交了。

朋友绝交,不像恋人分手那样决绝又藕断丝连。我们没有归还对方送的礼物,也没有删掉所有对方社交网络的账号。绝交也是他单方面的,发来一条两三百字的短信,我因为正在负气,略看了一遍就删了,骂他:“发什么神经!”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扪心自问,其实绝交说是前男友造成的,其实估计我也有点顺水推舟的意思。每当想起这些事情,总是羞愧难当。一个在黑暗中的人,如果你拉了他一把,就拉到底。如果拉不到底,宁愿不要出手。

从头脑发热的恋爱中抽离出来之后,我与前男友和平分手。冷静下来之后才明白这一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去年我来到他在的城市,刚下飞机就给他发短信,告诉他我到这边了。

直到晚上,他才给我回了一个:“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