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年,继续走

这是一年来,恋爱和媒体这份工作教给我的东西。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转瞬之间,来杭城已经两年有余。

两年之前,同样的时间点,同一座城市,同样没回家。此前是不想回,而今则是不能回。

奔跑的时候,总是会忘了风景;而停下来的时候,却常常感到孤独。

孤独不是寂寞。寂寞背后潜藏的是空虚和迷茫,而孤独更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情愫。这种情绪化场景的背后,既非是你在或走或停的路上,寻不到“伯牙子期”的那种惆怅,亦不是你喜欢了谁、谁又不喜欢你的那种小失落——总之,正如狂欢之后的落寞、寂寥之后的恣意,它只属于你自己一个人,长存于心。

于是,我不得不承认,人总是孤独的,尽管这听上去很残酷。

其实,残酷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在看Wabi – Sabi的解释时,《好奇心日报》的杨樱写了一个小故事:

千里休的BOSS丰臣秀吉听说千里休擅长种牵牛花,希望一睹花容,于是欣然前往千里休家中观赏。结果到后发现,满庭牵牛花皆被人剪走,徒留绿叶。丰臣秀吉当时或嗔或恼已经不可知,但是他走进千里休的里屋,却发现桌子上端端正正地插着一支牵牛花……

如此意境,与“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相似极了。残酷而不失温暖,阳光总是长存。于是,信仰之外,理解就变得特别重要了,无论是理解自己还是别人,抑或是被理解。

长此以往,虽难以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终究情绪之外,事总会理性和容易许多。至于情绪本身,总是会有的,但那更忽高忽低的音符更像是生活的调味品,最终还是归于认定的事和人。

而本能的孤独其实也是一种情绪,一种对外部世界的反弹。不过,那只是短暂的自我感觉,与其它无关。

起身,继续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