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唐骏

我小学就读于建瓯市实验小学。

初中就读于厦门外国语学校,初三寒假转学至厦门双十中学。

初三下至高三就读于厦门双十中学,高三上在福州参加全国物理竞赛复赛全省第一得到决赛资格,后在重庆参加全国物理竞赛决赛获得二等奖,保送至北京大学,未参加高考。

本科大一至大三就读于北京大学,期间大二上学期在香港科技大学交换一学期。大三结束的暑假在巴黎参加巴黎高等师范学校(Ecole Normale Superieure)国际入学考试(international selection),获得前十名录取资格考上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攻读本科加硕士项目。

在巴黎高师从本科三年级开始读(这是巴黎高师的体制,入学就是本科三年级)。必须强调,法国学制是每一年颁发文凭的,并且巴黎高师自己不发文凭,所以是合作学校每年为高师学生提供文凭,且和合作校几乎无关系,学生只在高师上课。

我在巴黎高师读书期间,获得了巴黎十一大的本科学位License3和巴黎七大的Master1学位。期间我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做了大半年的访问学者项目(Visiting Scholar),之后向苏黎世联邦理工(ETH Zurich)申请研究性博士项目,申请通过之后我经过思考放弃了学业,回国做万门大学。顺带说一下,我在巴黎高师的标签是Promo2008,在所有的巴黎高师校友档案里都有记录我。因为巴黎高师学制很多,所以Promo才是认定一个人是否是高师人标签。

因为北京大学的学制问题,我只读了三年但是未满四年制本科毕业条件,所以北大让我选择,可以发给我一个北京大学肄业证或者北京大学专科学位。我选择了北京大学专科学位,这是少见的北大学位但确实存在。我需要申明,我通过物理竞赛保送是获得本科入学资格。

之所以要发这样一篇文章,是因为有人通过微信警告我说手里拿了证据,并形容我是唐骏,并留言“I will not take part in the destruction of you. Somebody will take care of it.”,这一点是我不耻的。因为我的个人学历经历确实比较复杂,因为北大转学和法国学制以及高师学制的总总问题,很多时候容易被误解,但是我确实没有必要隐瞒或者歪曲什么或者贩售成功学鸡汤。刚好借这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其实也挺好的。

有的时候我看一些地方(如维基百科)写我转学的事情,但是一些地方(如百度百科)没有写,这一点也比较困扰我。所以我在外面会介绍说“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虽然也可以说“毕业于北京大学专科”,但是我估计还是要向大家解释北京大学为什么有专科这样的问题。所以很多时候我没法解释。如果向朋友特别简单的介绍我会说“北大本,高师硕”,但如果要看完整的故事,就是日志里的这样,也需要看全才能完全明白。我拿到了北大专科+巴黎高师本科+巴黎高师硕士1(master1)学位,然后回国做在线教育了。

当然,肯定还会有人质疑我是不是“毅然决然回国做教育”,我很反感“毅然”这个词,也觉得这种问法毫无意义。我回国做了很久的事就表示了我想做的事情,而动机是永远说不清楚的。这种动机性的质疑是永远可以质疑的,正如我们可以质疑刘强东是不是想赚钱才去做京东的,或者质疑爱因斯坦是不是因为想拿诺贝尔奖才去做物理的一样。

说了这么多,打扰了。如果大家以后想了解我的学历,这篇文章请全部看完才好,只是断章取义就会觉得很奇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