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国萧何晚年生活

萧何在故乡时,本来地位比刘邦高——刘邦是个流氓亭长,萧何是县府秘书——但他一直在帮持农民出身的刘邦。朝廷征召,他也不去。
待起兵时,他和曹参(狱卒头子),把领导位置让给刘邦,而后死心塌地,跟着刘邦混。

到西汉开国时,论功劳,曹参身上七十多处伤,众以为第一。但刘邦认为:相国萧何功劳最高。因为他在后方主持日常工作,转输军粮,调派人马,让刘邦须臾不能离,实乃是政权的心脏。
日常工作太重要啦。心脏一停,血液就不流了。

刘邦开国想享受了,思谋造宫殿,萧何造得富丽堂皇,让刘邦享用。刘邦假装大怒,指责萧何铺张;萧何说天子所居必须威严,何况也让后世没借口再扩建。
这里,萧何给了刘邦好大的台阶。

萧何一度名声太好了,支持度都要高过刘邦了,为了功不压主,于是假装强行买了些田地,让老百姓对自己有埋怨,好让刘邦听了,觉得萧何懂得给自己抹黑,衬托领导形象,就很放心。

刘邦最擅长拉一派打一派,用完就扔。张耳韩信、彭越英布,一个个的封赏。但刘邦又懂得权柄应在自己手里,比如去修武整风,就是突然袭击。
待项羽平后,刘邦慢慢收拾起韩彭英来。末了,连老部下都开始收拾,比如樊哙都被系过狱。
萧何帮着刘邦平了韩信,但韩信完了,就轮到萧何了吧。刘邦还是找了个借口搞了萧何,后来被人劝谏,确实没借口,就算了。
萧何虽然已经老了,有资历,但还是为刘邦当牛做马的态度,出狱后,光着脚不穿鞋,就去叩谢刘邦。刘邦都不好意思了,自嘲说:相国起来吧。我不过是桀纣主,相国才是贤臣。我囚禁相国,是让百姓知道我的过错啊。
——对上对下,形象好成这样,刘邦都没借口搞他了。

在刘邦处理韩信彭越英布等一系列问题上,萧何都帮着站在刘邦这一边,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连张良归隐,都为立储出过主意,萧何没有插嘴。

于是萧何得以善终在宰相任上,临终前,是等天子问他曹参是否可以继任,他才点头的。

萧何忍辱负重的死去了,但好在,曹参、周勃、灌婴们,都留了下来。刘邦死后,吕后专权,但朝廷里,还是得用萧何曹参陈平周勃这一脉沛县诸将。终于周勃平诸吕,一脉火种还是传下去了。朱虚侯刘章虽然生前没让刘邦担心,但关键时刻毅然站在诸吕的对面,春雷一声响,平了诸吕之乱。

以上事迹,皆见于《史记-萧相国世家》。

对着一个喜欢利用属下派系内斗获利、善于处理旧臣的君王,靠长期资历保持信任;靠日理万机的工作使自己不可或缺;靠低声下气自我抹黑自抑功劳;外人被屠就看热闹,但老兄弟的框架体系不去擅动;靠时不时迎合君王,来给君王台阶下;最后等君王死掉,奸后乱政时,得以规复保存。
这就是西汉时期敬爱的相国萧何晚年,身在显达,而能得以善终的贤相之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