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婆讲道理是没用的

昨晚临睡前躺在床上看林语堂的《女论语》,结果笑得差点从床上跌下。感叹林语堂的幽默之余,开始琢磨女人的逻辑和思维方式。
  
男人喜欢玩逻辑思维,比如,先明确一个概念,然后进行推理,最后下断判。女人却没这么罗嗦,她们往往“抄近道”直奔主题。
  
比如说,妻子做了一桌子菜,丈夫边吃边唠叨:“真难吃,象猪食(明确概念),炒这种菜的时候不能放酱油,否则破坏了清香……还有,我早就跟你说过,拌凉菜不要放花椒粒,弄得人满嘴发麻……呸,这是米饭还是沙子呀,牙差点咯掉(罗列事实),你这个笨蛋(结论)。”
  
如果换成男人,会从诸如“放酱油有理啦、放花椒粒有理啦、米饭其实不比沙子硬”等方面反驳,但女人才不会这么笨呢。她会直接说:“你吃不吃?不吃滚一边去,是的,我做的就是猪食,所以你才肥得像猪。”
  
嗯,的确,这才是问题的关健:“不好吃也没见你少吃一口。”男人被噎得翻过若干白眼之后,知趣地闭了嘴。
  
上学的时候,我们学校没人性地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周末放假,回家的人数有指标,比如给十个指标,分到指标的可以回家,分不到指标的只有望家兴叹。我家在外地,整个周末还不够来回的路程呢(那时是单休日,而且车速也慢),所以我从来没有回家的机会,那些指标只是为家在当地或附近城市的同学准备的。一次周末临近,一女生分得回家指标,乐得直哼哼。
  
我问她:“假如现在我花钱买这个指标,你想卖多少钱?”

她瞅了瞅我,反问:“你买回家指标干嘛?你又回不去。”
  
我说:“我只是假设。”
  
她说:“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你假什么设?”
  
我说:“比如说吧,我家在当地,我想买你的指标回家。”
  
她说:“你家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我说:“现在还没搬,我是说假设。”
  
她说:“没搬你假什么设?”
  
我当即气昏,心里大骂遇到了笨蛋。过了多年我才发现,真正的笨蛋是我——这丫头其实是在故意跟我回避不好回答的问题。
  
女性的理性与男性的理性截然不同,理性在男人来说,往往可以指挥自己的行动,但理性对于女人,往往只是一个游戏,或者飘渺的概念。就像我们形容一个胡闹的孩子:“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作(读一声)。”
  
有一年,妻子过生日,我们决定出去吃晚饭,我问妻子:“想吃什么?”
  
妻子回答:“我要吃肯德基。”
  
我最讨厌那种东西,于是建议说:“别吃肯德基了,咱们换个别的吧。”
  
妻子很乖,说:“也行,你说吧,吃啥?”
  
我说:“火锅怎么样?”
  
妻子说:“不好,不喜欢。”
  
我说:“川菜?饺子王?”
  
妻子仍旧不同意,我又提了好多建议,妻子还是一一否决。无奈之下,我说:“你定吧。”
  
妻子说:“我要吃肯德基。”
  
我真要急了:“咱们别那吃垃圾食品啦,都是油炸的,什么滋味也没有,再说了,那里面都是乱吵乱闹的孩子,咱俩找个肃静的、雅致点儿的环境多好啊。”
  
妻子说:“嗯,你说的有道理。”
  
看她终于改变了态度,我松了一口气,问:“说吧,想吃什么?”
  
“肯德基。”
  
她的回答令我眼前一阵阵发黑。
  
我发现,女人的直觉有时非常准,这一点林语堂先生也承认,“她们要说某人不好,某人便是不好,你要与她分辩是没用的,而事实每每证明她们无理由的直觉是对的。”
  
有一次,妻子给我洗衣服,把我的一件新买的白衬衫和深颜色的衣服一起扔进了洗衣机,结果把白衬衣洗花了,妻子发现自己犯了错误以后,把这件衣服塞进阳台的角落里(估计她计划有时间再扔出去以毁灭证据)。后来我找这件白衬衫,到处找不到,问妻子,她说没看见,并反咬我一口:“准是你哪天喝酒喝多丢在外边了。”我大声反驳:“我喝酒又不是跳脱衣舞,脱衬衫干嘛?”衣服最终没找到,这事儿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过了大约一个月,我在阳台里找东西,突然发现了这件被妻子忘记扔掉的衬衫,起初没认出来,拎起来仔细看,当即气得要死。于是怒气冲冲地质问妻子,妻子脸一红,随即不以为然地说:“嘁!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件破衣服嘛。”
  
我说:“我不是心疼这件衣服,我说的是这件事儿,染了就染了呗,但你却反咬我一口,这是什么性质?你说你这样做对吗……”接下来,我旁征博引,古今中外地讲了一大堆。
  
妻子见我喋喋不休,不再理我,甚至不再看我,当我透明。我更生气了,扳着她的脑袋,强制她看着我,继续质问:“啊,你说,你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妻子被我逼得无奈,说了一句:“瞧你那傻×样!”
  
啊——?我的脑袋瞬间空白之后,突然发现这个结论一针见血。可不是嘛,不就是一件破衣服嘛,哪有那么多的性质,什么性质?顶多算是捣蛋或恶作剧罢了。
  
最后,我总结说,不要跟女人讲道理,跟女人讲道理没用,这并不是说女人不懂道理,男人把道理拿来“讲”,女人却把道理放在心里。道理这东西,其实不是用来“讲”的。因此,相比之下,真正“懂”道理的,往往是把道理放在心里的女人。
  
以前看过一个笑话:女人去水族馆,看到海豹在水池里游泳,她夸奖道:“多么漂亮的鲸鱼啊!”
  
工作人员听了,纠正说:“这不是鲸,是海豹。”
  
女人说:“胡扯,这就是鲸。”
  
工作人员说:“你看,鲸没有前肢,而海豹有前肢。”
  
女人说:“胡扯,这只鲸就有前肢。”
  
工作人员说:“鲸的体积要比海豹大得多,鲸不会这么小。”
  
女人说:“胡扯,这只鲸长的就小。”
  
这时,海豹从水池里爬上了岸,工作人员松了一口气,认为这回能说服女人了:
  
“您瞧,鲸是不上岸的,但海豹上岸。”
  
“胡扯,这只鲸就上了岸!”
  
……
  
有人看了这个笑话之后,认为女人很笨蛋,我却认为:这个工作人员才真是笨蛋呢——他被聪明的女人给耍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