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谈点钱和梦想

这篇算是给2015年开个头,往后的日子还得坚持写下去,至少也不枉我每年养服务器和域名的钱。

我从2009年开始写年终总结,最起先就是算算一年下来赚了多少,花了多少的流水账。再往后就演化成今年折腾了什么,来年还要折腾什么的计划书了。要说写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还真无处谈起,无非就想着记下一些事,忘了的时候能再回头看看。把过去一年的自己请到文字里面,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聊过去和未来,既是纪念,又是告别,既有感叹,偶尔还会萌生一些希望。眼瞅着年底的时光不多,年关之前还是遵照旧俗,写他妈一回。

先要谈钱。

开口就是钱,这还真不是矫情,只能算俗气。注意“钱”这个名词要比“事业”或者“工作”直接,有点冷刀子扎心口的亮堂堂的感觉,这不怎么文艺,不太像我以往的风格。换做往年,那必然先要谈谈工作和理想,再来谈谈赚了多少钱。这种现象直接说明过去的一年里,李磊又越发的不像以前的李磊了一点,让文艺青年承认自己俗起来了,这需要勇气,反向证明了消磨生命可以换来成长。

事实上,我也没打算谈谈去年赚了多少,主要原因是没什么详细的内容可以详谈。2014年总结里,我倒是比较直爽,给自己定了一个“流水10万”的目标。现在看来,当时应该是瞎说一个数,以便自我感觉来年必定不凡。若把时间退回去,我可能就不写10万了,改写96541元,如此岂不显得更有深意,反正都是瞎扯,鬼他妈能料定来年赚多赔少。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可不会这样想,说10万可不就得奔着10万去嘛。

春天的时候,上阿里巴巴倒腾巧克力在淘宝上卖,着实折腾了一番。后来夏天来了,巧克力化了,连同淘宝店一起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夏天到有一番巧遇,合肥某政府机构要改版网站,也不知是什么鬼机缘,让我得以参与进去。当时兴奋不已,想着这他妈刚半年,老子就要超额完成全年目标啦,果不其然10万太少,早他妈知道命中有此机缘,就该放开胆子写100万。一身鸟劲,折腾个把来月,吹了,买了根冰棍蹲大街上唆个干净,用嘴凉掩饰心凉。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事不在人为”。回过头去想这件事,是自己努力的方向不对,若换个思维开阔的有为青年,搞不好还就成了这事。可叹自己愚笨一生,小狗掉到茅坑里只会瞎嗷嗷,送到嘴边的好处都没咬住。

要说我这人最大的本事,除了吹牛逼之外,就是“自慰”能力超强。谈这两个字,不仅低俗,还有涉黄嫌疑,毕竟这个词表达的意思除了精神上自我安慰之外,还有生理上自我慰藉。这里我主要是说前一种精神自慰能力,跟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战斗值基本上只有几个小数点的差别。

机会来了,我没把握住,我会责怪自己没本事吗?当然不会,我只会想着狗掉屎坑里不见得是好事,就事论事来看,狗此刻是否想吃屎,和掉到什么样的屎坑里,都没有详细说明,这就构不成“狗掉屎坑里一定是幸福”的逻辑。就像夏天的这次巧遇的机会,没抓住是悲,抓住了不见得就喜。再说了,凭一己之力跟上市公司抢一个六位数的单子,虽败也犹荣。前面谈自慰花了那么多口舌,无非就是想给这句做铺垫。文艺青年不仅要学会文艺的自慰方式,还得把话说圆咯,让别人从以上的文字中看不出压抑不住的失落感。

秋天来了,天气凉了,巧克力又开始硬起来了,我也从夏天的软趴趴中硬起来了,这里主要还是说精神上硬起来。淘宝店继续操起来,这会捡了一些狗屎运,陆陆续续还卖了一点,勉强回了一些本。这时候,工作状态出了问题,一心感觉做产品没啥意思,整天用一种怨妇的心态坐办公桌前惆怅。前路漫漫没希望,后退也无门,大单没接住,卖巧克力也仅够每天吃一个馍馍,熬在这摊死水里也没什么意思,干脆辞了。没错,我辞了职。

我原以为,辞了职心情就好一些,没想到反而加剧,丈母娘精神攻击绵长久远,先安居,后乐业。想着合肥这屁眼大的地方,我李磊也混不出什么名头,干脆还是滚回去上班吧。遂,腆着狗脸再次抱了葛总大腿求收留,顺道还骗了半个月的休假。休假的日子很开心,既没丢掉工作,也得以让身心放松下来,我去了贵池乡下奶奶家,帮我爷爷弹了五天棉花。站在田埂上卷起裤子尿了一地,脑子里想着祖辈父辈的人生历程,看着眼前温润的土地上刚刚寸高的油菜苗,我像一个哲人一般在狂野上思想着。时代在变,世道在变,什么买房压力,禁锢摧残不过是我们这一代人需要直面的困难,如同祖辈经历抗战和饥荒,父辈经历文革和开放一样,抱怨没用,只有迎面而上。抱怨不公平,就只能看到不公平,若能凭自己本事得以在这样的社会里安身立命,便也就够了。想通了我便回了合肥,丢了一些产品的工作,尝试做做运营,12月一直忙到现在,着实辛苦,但心态变的更宽了一些。一番折腾之后,有点诚服于现实的意思,跟生活对拼了几十年,学着老老实实跪下来磕头,像极了王小波在《黄金年代》里写的“挨了锤的牛”,生猛不再,徒留散发着骚味的愚笨和妥协。

转眼冬天,我有了新的工作,也迎来了新的机会。偶然联系上电子工业出版社的孙主编,谈拢了一些意向,打算出一本互联网相关的书。这件事,倒不失为一件可喜的事,首先喜的是文艺青年要出书,不言而喻是触及了梦想的屁眼,浑身舒爽了一把;其次喜的是一直以来坚持写博客,做了很多看起来无用的功之后,换来了一些可以触摸的成果。这件事,我一直闷在心里,没打算要跟全世界说,主要是有两点惶恐,先是惶恐自己不能按时完成这本书,前段时间辍笔的原因就是在备稿,用左眼视力下降50度为代价,码了十万有余,原本打算1月底交稿,没成想又摊上新项目运营相关的一大糟事,实在分身乏术,跟孙主编申请了延期一个月,眼瞅着快要过年却依然抽不出时间和精力写作;其次是惶恐自己的能力有限,阅历有限,经历有限,写不出令人满意的内容,特别是在没有什么突出成绩的前提下,更是没有底气。不敢过度张扬的原因便是此二惶恐,并非李磊变的低调,若是有点底气,以我的性格自然会让全世界都知道。

无论如何,既然跟孙主编有约在先,我只当尽力而为。市面上关于互联网,产品经理相关的书籍也不少,我也看过不少,绝大多还是泛泛而谈,双脚腾空不在地面。我还是傻一点,把工作中遇到的具体问题谈一谈,提供一些自己实践过的有效方法为好。受众读者自然也不指望什么大公司老板,高级经理之类,就是刚入行不久陷入职业迷茫的小年轻。借用《一代宗师》中赵本山饰演的丁连山的一句台词“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尽力便好。

如上便是一年与钱相关的事,前半年浑浑噩噩,后半年稍有波澜。不能说完全满意,但也算不得什么悲剧。平淡若是福气,那便就是福气。前面的年月里,总是赶着着急的迈开步子跑,怕追不上前面的人,也怕跑慢了自己掉队。现在更希望能有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不扯蛋的前行就好。有一些收获,就开心一些。少了些正反馈,就再坚持一些。机遇总是有,撞上来的不见得能抱住,努力把该做的事做妥当,认真把该享的福享了,在我的价值观体系中,就是成功人氏的一份子。至于这辈子能是掉到屎坑里的狗,还是挨了锤的牛,都不需要过度的操心,再借用今年好声音中帕尔哈提的一句话“我没有梦想,做好我自己的事情,梦想自己会来找我”。

再谈梦想。

前面俗了一回,按照俗规,后面谈点高雅。比如梦想,再比如读书。

我的梦想是什么,决定着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最小的时候,我想成为一名老师,因为我很喜欢我们的老师,这也是为什么我小学成绩非常好的原因。别人家的小孩的注意力在课堂外面,我的注意力在老师身上,学习好得以于此,跟我聪不聪明无关。再长大一点,我想成为一名帅哥,最好是个子高高,没有龅牙和青春痘,再有一点刘海,像流川枫那样就好,这样全天下的姑娘都会为我倾心。裤裆里的骚气,已经抑制不住青春的蓬勃,发育阶段谈理想,偏离性的本质都是耍流氓。(这里我要申明一点,以前我的文章里从来没提过“性”,最近被王小波毒害,能理解的就理解理解,不能理解的可以跳跃不看)。再长大一点,我的梦想就没有发生过改变,要当大老板,赚大钱,因为社会要求如此,并不是李磊真的想要那么多钱。

这些年,我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一圈,积累了不少为人处世的“经验”,见识过钱所赋予的权利。我对于金钱的渴望日益加深,以至于这几年表现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但最终除了时常焦躁到半死,没有其他意义。所以,我越发的能想清楚,我的梦想到底是什么,是当老师,成为帅哥,还是成为富豪。在我认为,我有能力把这三个梦想都完成,生个孩子就实现前两个,因为在小孩三岁之前尚未形成认知能力时,并不会认为一个给他喂奶的男人不帅,与此同时我还可以自由的体罚孩子,跟很多老师一样,只要我愿意。富豪不太容易,但至少活着就还有可能性,比如中彩票,等着女朋友在上市公司当上人事部总监等等。

但我要谈的梦想,跟这些都无关,这也是我最近慢慢领悟到的。一个人得到了一些东西,只收获了一时的兴奋,那不能叫实现梦想,只能说满足欲望,就像男人打游戏,女人买衣服,各种消费一样图个刺激。而梦想,则是将人代入一种持续不断体会幸福和满足的境界当中,如同马云谈起梦想并不是成为首富一样,王小波谈起写作并不是奢求版税一样。幻想一下我如果成为一名非常有钱,并且帅的老师,像都教授?怕也只能图当时一乐,由此看来这些年我都搞错了方向。

想搞清楚自己的梦想,就幻想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成为一个“汲取”和“给予”的人,高尚的说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士人”,全天下自诩为文艺青年的人都会有类似的梦想。与此同时,我又是一个对商业比较着迷的人,注意商业不等于钱,就像玩游戏不能完全等同于赚游戏币一样。让我更好的了解自己,了解周围,了解整个中国社会,以及整个人类社会,这便是“汲取”,我从中得到精神慰藉,也从中得到现成的好处,最重要的是我乐在其中,所以我很喜欢看书。对于很多人来说,看书等同于痛苦,但真正会看书的人便能体会到我的乐趣,这是我目前生命中所能汲取的一部分。而关于给予,我想我还没有太大的能力,只能说力所能力的帮助他人,我一直坚信我是一个热心的好人,我愿意扶起摔倒的老人,我愿意给陌生人指路,我小的时候还发起过“当一天好人”活动,带领同学打扫公共场所,上山摘很多“梦子”(一种野生浆果)给乞讨的人吃。当然,我承认小时候只是觉得好玩,但另一方面我也觉得这种经历反映出我有乐于助人的天性。与此同时我也必须承认,我还发起过“当一天坏人”活动,往公厕里扔“一休炮”(一种烈性擦炮),大半夜踹倒街上的广告牌等等,但最终没作出多大恶就停止了这种行为,在我看来这是人性本恶的自然流露,当时我还年幼,不能很好的控制肾上腺素的分泌。

罗素说“人和人是不平等的,其中最重要的,是人与人有知识的差异”,汲取让我在不上大学的前提下,跟各种大学生公平竞争,可见我将“生命不息,汲取不止”作为梦想之一,既能让我吃饱肚子,也能让我感受持续的乐趣。若按照罗素先生的意思,只要我坚持下去,也许未来能跟他拥有相同的知识,从而建立平等。此事,我是当玩笑说,凡人岂能与伟人比肩,起码当前不行,要先成为伟人。成为伟人,那就更是戏谈罢了。

另外一方面,我如果能在商业上有所建树,打工可拿高薪,创业可当富豪,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但有人要问了,说来说去商业不还是跟钱相关吗?我心里倒不是这样想。我想着帮公司赚钱的同时,能让老板开心,能跟同事们相处融洽,能让用户和消费者体验到生活品质之美,这便是“给予”的力量。若我能成功倒腾出一个企业,我希望是“社会公益型”企业,有更多社会责任感,不仅让用户享受优质的消费体验,更是要让利润回归社会才对。

谈到这,我估摸着赶紧结束,一股“假、大、空”的即视感迎面而来,我居然还能谈梦想到这么久,况且谈的还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云云狗屁。既然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还是不谈也罢。反正说来说去,我就是要做一个乐意看书找点乐子的人,如果有能力顺便做个逗比让别人开心开心便好。打工就让同事开心,创业就让顾客开心,如此一来我便能开心。人都已经开心起来,还需要谈什么梦想呢,梦想的最终目的可不就是寻开心嘛。

最后,我要说一下明年的一些打算,实际一点,就三件事。

1、书要写完,顺利出版,于己于人都是功德无量。

2、学个驾照,这得看什么时候能闲余下来时间。

3、年底买房,这条跟去年写流水10万一样。能不能实现,要看努不努力,努力了能不能实现,要看命运中有没有安排这样的契机。但希望终归要比空乏好,没赋予其他更多的意思,纯碎一个心理安慰。

若能贪婪一些,我希望自己、父母、女友,身边人都健康平安,以前不懂大人为什么在每年给祖宗磕头烧纸的时候反复苛求平安和健康,现在轮到自己了,就懂了。

若还能贪婪一点,我希望能在今后的日子里,懂一点音律,学一点乐器。王小波说:“一个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需要一个诗意的世界”。我以前觉得,所谓“诗意”的世界只有读诗这一扇门。其实,“诗意”只是“枯燥”的反面,就像经常听到自己和身边的人抱怨日子无聊一样。日子无罪,无聊的是人,看书弹琴除了具备装逼功能之外,还能让人变的有意思起来。如此看来艺术也不过如此,郭德纲说“大俗大雅”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艺术本质是让人不那么无聊。

你瞧,看书是汲取,写书是给予;学琴是汲取,演奏出美妙的音律就是给予。可见梦想不是一件具体的事,所有跟梦想相关的事,都是梦想,而我现在愿意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在圆梦。

若还能再再再贪婪一点……

罢了,就此打住。

翻个年,我25,人生若有进度条,我的年纪已经显示到三分之一。

我也不知道该是着急,毕竟已经走完三分之一;还是应该不着急,毕竟只走了三分之一。最近很迷王小波,并看了他的一个专访,在得知他四十岁才开始写小说时,我突然就觉得没那么着急了。

反正着大急也没什么用,人从出生伊始就陷入大自然的随机事件当中,什么时候走运,什么时候掉屎坑都是转眼之间。书看着看着,就自然而然会写。钱赚着赚着,也就够了。常说目光要放的远大,但不适合用于生活,生活里只能巴望着眼前事,鼠目寸光放在这,就得是个褒义词。

前面说,我是一个具有幽默精神的自慰高手。练就这种能力的动力源头,在于可以随时随地找到恰当的理由。

李婷婷让我洗碗的时候,我就说我得写东西。

写着写着不知道该怎么结束时,我就得告诉你们,昨晚的碗我到现在还没洗,李婷婷回来看到了铁定要叫死。

于是,文章就结束于此。

Comments are closed.